一汽吉林混改开启:拟引入多个股东 终端却无车可卖

2019年08月01日09:08  来源:每经网
 

随着一汽集团改革不断深入,一汽吉林混改也已是箭在弦上。“我们正在和宝雅新能源接触,但并不止这一家企业。”7月30日,一汽吉林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按照国资委的要求,一汽吉林将实现股权多元化改革,引入不止一个股东。

去年8月,在由国资委下发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工作方案》中,一汽吉林豁然在列。按照“双百行动”的三条遴选标准,推荐企业不仅要主营业务突出、资产具有一定规模,并且要有较大的发展潜力或有较强改革意愿。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虽然一汽吉林已启动混改,但在终端市场陷入“无车可卖”的窘境。“店里现在已经没有森雅系列车型了。”西安一家一汽吉林4S店销售人员表示,该店前段时间还在销售森雅车型,但最近因从厂家提不出车来,已无现车可卖。

在终端市场无车可卖的困境下,一汽吉林的混改计划能否顺利完成,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引入不止一个股东

作为一汽集团旗下自主品牌,一汽吉林的混改计划和方案备受业内关注。

有传言称,低速电动车企业宝雅新能源有望以18亿~20亿元的资金收购一汽吉林80%股权。上述一汽吉林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会和哪些企业合作,但一定是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引入多个股东。”

据了解,增资扩股是企业为扩大经营规模、拓展业务、提高资信程度、依法增加注册资本金的一种行为。一般来说,企业通过增资扩股可以筹集经营资金,以保持现有运营资金,还可减少股东收益分配和调整股东结构和持股比例。

“增资扩股不仅是公司向外界释放实力的信号,还能表明向上发展的决心。”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分析称,对一汽吉林这样的企业来说,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股东,远比被收购股权要实际得多。

事实上,增资扩股已经成为很多车企进行混改的主要方式。如奇瑞曾先后多次对外发布增资扩股公告,但最终“流拍”。有分析认为,奇瑞方面条件苛刻可能是增资扩股计划最终未能征集到意向受让方的重要原因。

上述一汽吉林相关负责人坦言:“对于此次混改计划,一汽吉林也提出了要求,股东方必须满足我们的诉求才可以入股。”上述一汽吉林相关负责人称,目前暂不方便透露对引入股东方的具体要求。

在上述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看来,以一汽吉林目前的经营情况来看,想要顺利引入多个股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企业如果想增资扩股,就必须有完整业务计划来吸引投资者,如果没有即便是成功引入投资者,也不过是‘烧钱’,还有可能伤害现有股东的利益。”

多地4S店无车可卖

事实上,就在混改的紧要关头,一汽吉林的经销商在终端市场正遭遇无车可卖的窘境。

“现在店里没有现车,只有一辆售价8.99万元的2018款豪华智尚型R9的展车。”北京某一汽吉林4S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购车者可以直接和销售员电话沟通订车,但提车要等3个月以上。

一汽吉林官网显示,在北京地区,一汽吉林分别在朝阳区管庄、南四环小红门和石景山有三家4S店。但目前只剩一家4S店在正常销售。“北京地区就只剩下我们这一家店在销售森雅系列车型,售后服务也只能去奔腾4S店。”上述北京某一汽吉林4S店销售人员如是说。

除了陕西和北京,山东、四川等地的部分一汽吉林4S店也称,店里目前没有现车可卖。“现在店里没有森雅的车,听说厂家在休一个月的高温假,只有等厂家休完假才能提车销售。”四川某一汽吉林4S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厂家告知他们今年会推出一款R8车型,但该车至今仍未上市。

同样,山东某一汽吉林4S店销售人员也坦言:“店里森雅全系没有现车,是因为今年7月1日‘国五’切换‘国六’,厂家在清完‘国五’库存车后,无‘国六’车型才导致市场销售出现断档,预计8月底会上市‘国六’车型。”

记者调查发现,面对无车可卖的困境,当前已有一汽吉林经销商选择放弃该品牌转而销售其他品牌车型。“因为森雅品牌今年以来现车很少,再加上没有‘国六’车型上市,我们店前段时间已经改售奇瑞车型。”上述四川某一汽吉林4S店销售人员说。

目前,一汽吉林旗下共有森雅R7、R7智能网联版、森雅R9三款乘用车车型;佳宝V77/V75、V80、解放小卡T80双排、解放小卡T80单排商务车;以及包含森雅R7EV等新能源车型和专用车。

即便拥有多款车型,一汽吉林的销量仍不理想。公开数据显示,一汽吉林2018年销量约为2.73万辆,环比下降52%。进入2019年以来,一汽吉林的销量数据已很少对外披露。

据上述一汽吉林相关负责人透露:“公司正在加紧生产‘国六’车型,并尽快推向市场。”

已被一汽集团边缘化?

在逐渐被市场边缘化的同时,一汽吉林也疑似被一汽集团所边缘化。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一汽集团在最近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披露了未来3年(2020~2022年)针对红旗、奔腾以及解放三大自主品牌的“龙腾行动”。未来3年,一汽每年将给予红旗在品牌和研发上分别支持4亿元,共24亿元,力争3年达成40万辆销量目标,利润率6%的目标。

此外,对于奔腾品牌,一汽未来3年每年将在品牌和研发上每年分别支持5亿和3亿元,共24亿元,力争3年达成100万辆销量目标;对于解放品牌,一汽集团每年将在研发上支持2亿,共6亿元,力争3年达成50万辆销量目标,利润率6%的目标。

但同为一汽集团旗下自主品牌,一汽吉林却并未出现在“龙腾行动”内。“最近几年,一汽吉林的市场表现并不好,不被一汽集团重视也在意料之中。”在上述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看来,眼下一汽吉林只能通过自救的方式来“续命”。

记者了解到,从去年开始,一汽吉林利用闲置产能依次为包括博郡汽车、清行汽车等新造车企业代工生产。然而就在今年,博郡汽车与一汽吉林的“兄弟企业”一汽夏利合作,双方还成立了合资公司。有分析认为,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修成正果”后,一汽吉林很有可能被博郡汽车抛弃。

除了代工“自救”,一汽集团也曾出手援助过一汽吉林。2017年底,一汽集团将旗下一汽奔腾、一汽吉林和天津一汽三大自主板块的销售渠道进行整合,并成立奔腾事业部。彼时,三大自主板块的部分销售渠道已实现共网。但今年3月,一汽集团一纸内部通知文件决定撤销奔腾事业部。据一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集团之所以有此举动,主要是三大品牌共网后,在销售终端出现了内耗。”

据了解,奔腾事业部撤销后,一汽奔腾开始对旗下4S店换新,之前的三大品牌共网现象也已经消失。“一汽吉林如今的处境与一汽集团频繁的战略调整不无关系。”上述不愿具名的汽车证券分析师认为。(记者 段思瑶)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