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缩管理层级、减少法人户数”,中央企业三年压减任务收官——

央企“减肥”,效果咋样?

本报记者  李  婕

2019年07月10日08:2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央企业进入世界500强,成为国际市场上举足轻重的力量。
  2018年世界500强排行榜上位列第三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旗下河北唐山中石油冀东油田南堡5号人工岛上,员工顶着大风进行修井作业。
  杨 军摄(人民视觉)

中建二局广东建设基地有限公司的工人师傅们正在赶制钢结构产品。
  郭俊锋摄(人民视觉)

中央企业法人户数减少比例达26.9%,超额完成3年目标,管理层级全部控制在5级(含)以内,“瘦身健体”取得明显成效——这是记者从国务院国资委日前召开的中央企业“压缩管理层级、减少法人户数”(以下简称压减工作)三年收官总结视频会议上获悉的消息。

压减掉的法人、层级是哪些?企业少了,员工怎么办?3年任务收官,未来怎么走?记者进行了采访。

消除臃肿 

——累计减少法人超14000户

当前,已有48家央企进入世界500强,占央企总数50%,但央企如何从做大到做优、做强的讨论从未停止过。

伴随着体量增大,近年来一些央企机构臃肿、管理链条长,影响企业运行效率;还有一些企业法人户数多,局部运行质量差,或者涉足领域“多而不专”,影响企业锻造核心竞争力。“瘦身”成为摆在诸多央企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

2016年5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中央企业开展压减工作提出明确要求,目标包括力争在3年内使企业法人户数减少20%左右,打造精干高效管理机构。

3年来,中央企业着力“瘦身健体”。据国务院国资委数据,截至2019年5月31日,中央企业存量法人减少超过14000户,减少比例达26.9%,超额完成3年目标。管理层级全部控制在5级(含)以内,法人层级10级以上企业减少到5家,最高层级减少到12级。

“减”的是哪些法人?“压”的是哪些层级?

记者了解到,法人方面,不少企业将压减工作与处僵治困、去产能、结构调整等改革工作结合起来。例如,中国石油将非主营业务、同类业务、僵尸企业、特困企业、停业歇业、无发展前景和低效无效等法人纳入压减范围,重点清理退出3年连续亏损、资不抵债、壳公司、年营业收入小于1000万元的亏损企业等“四类”法人,3年来累计压减法人614户。国资委数据显示,在被压减的央企法人单位中,约六成是无盈利企业,其中超过一半是亏损企业。

层级方面,不少企业将压减工作与强化管理相结合,提升管控水平。例如中铝集团对管理层级长的重点企业实施战略重组,对中国铜业、云铜集团、云冶集团实施一体化管理,管理层级整体提升一级,机构精减36.8%,机关管理人员精减比例23%,运营效率明显改善。

“三年压减工作消除了‘臃肿’,央企整体面貌明显改观。”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郝鹏说。

一企一策

——采用工商注销、破产清算等多种方式,百万员工合理安置

压减通过哪些方式实现?

“我们在压减工作中,按照‘一企一策’原则、不搞‘一刀切’,对新兴产业等特殊领域的新增企业不做硬性限制,对项目公司和特殊目的公司(SPV)分类管理、区别对待。中央企业分类施策、开拓创新,运用多种方式实施压减。”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白英姿说。

减少的企业法人中,工商注销的占比49.8%;让渡控股权的占比23.2%,其中,有1930户企业的控股权让渡给民营企业;“子公司改为分公司”的占比10.1%;吸收合并或新设合并的占比13%;破产清算的占比3.9%。

在实际操作中,各家企业“因地制宜”选取各自的办法。例如,中国石油采取综合施策的方式,一是推进业务重组整合,优化调整一批。推动同一地区、相同业务、同一产业链法人的优化整合,调整产业结构,解决重复建设和同业竞争。

二是推进股权多元化,打包处置一批。对产权链条上拥有多个法人的企业,通过引入外部投资者、单方增资、市场化打包处置等方式,实现母公司控股变参股,完成批量压减。

三是争取政策支持,清理退出一批。推行代理模式,聘请专业机构,打通绿色通道,解决停业多年、被吊销营业执照、资料缺失等企业的工商注销登记。妥善处理分公司承继法人企业各项资质证照问题,推进子公司变更为分支机构。

企业户数压减了,员工怎么办?

据介绍,央企压减共涉及企业职工约100万人,压减过程中切实保障职工权益,94%的职工通过集团内部安置或随企业资产、业务一并转到其他单位工作,6%的职工通过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离开企业。

着眼长效

——加大布局结构调整力度

压减的成果不仅体现在数字的变化上,企业的经营状况、产业结构、改革工作均有受益。

资产质量显著改善。通过开展压减工作,中央企业成本费用和亏损面有效控制,资产质量优化,劳动生产率提升。据统计,压减累计减少直接人工成本292亿元,减少管理费用246亿元。例如中国石油减少管理费用近20亿元,收回资金187亿元,2018年合资公司投资收益率是2016年的3.9倍。

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不少企业以压减工作为契机,进一步聚焦主业实业发展、提升核心竞争力。例如,中铝集团关停落后产能,止住“出血点”,3年来累计关停氧化铝产能219万吨、电解铝产能164万吨、加工产能44万吨、煤炭产能30万吨。同时推进专业化集中,成立了中铝物流、中铝环保、中铝智能等平台公司,实施存量整合,实现专业化运营。

改革工作协同推进。许多企业将压减工作与混合所有制改革、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精简总部职能机构等改革工作结合起来。通过压减工作,中央企业总部职能部门合计减少118个,在编人员减少3755人。

“三年压减的成绩可以说是来之不易。”郝鹏强调,同时要看到,新形势新任务对压减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压减工作是一项打基础、立长远的工作,不能松口气、歇歇脚。下一步工作要从“治标”向“治本”转变,把重点放在加大布局结构调整力度、提高国有资产配置效率上。

据了解,国资委将继续加强督导,开展中央企业法人户数和层级变动情况的月度监控统计,各中央企业要抓紧建立健全法人户数和层级管理办法,采取有效举措加以控制,确保形成有效管控户数层级的长效机制,实现“压减”再出发。

(责编:王醒、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