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变迁的两座车站(新春走基层·返乡路上说变化)

本报记者  李  刚

2018年02月07日08: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16个硕大临时雨棚一字排开,入眼的是拖着行李的匆匆身影和一张张急切的脸,不一样的是,行李箱代替了编织袋,检票口外颇有秩序的长龙代替了过去的人头攒动……

  2月3日,记者来到广州火车站,这里是全国“春运”发源地,很长一段时间也是全国春运的“瓶颈”:一个最初设计发送能力仅2.5万的火车站,曾创造春运最高峰日发送23.2万人次的惊人数据。

  “当时为了让旅客挤上春运火车,我们用肩膀顶,用手推。”在广州火车站工作了35年的朱海滨回忆。

  “直到今天,广州站都是超负荷运转的状态,但今年的春运跟以前不同了,过去难在‘走得了’,现在要解决的是如何让旅客走得好、走得安全、走得舒心。”广州站站长郭飞跃介绍,春节前广州站预计日均发送旅客13万人次,高峰日14.5万人次,这个数字比历史最高峰削减不少,这也让广州火车站能够腾出人力和精力去改善服务。

  来到与广州火车站相距20多公里的广州南站,这里是另外一个天地。春运期间广州南站停靠动车组数日均达800趟,日均发送旅客30万人次,到达人数与发送量基本持平,每天有近60万人次通过广州南站进出广州。

  走出地铁口,记者就直接进入了广州南站一楼大厅,150多台互联网售取票机可供便捷取票,通过人脸识别进站,手扶电梯直接送记者到达3楼候车大厅;通过检票口,下到二层站台就可便捷登上高铁。“早上在广州喝早茶,晚上就能吃上北京烤鸭。”G79次列车长仲召爽笑着说。

  “春运期间,要让60万人安全有序进出广州南站,就必须实现快运、快疏、快导。”广州南站站长张哲介绍说,广州南站综合指挥中心8个子系统,全面整合了行车组织、乘降组织、售票情况、设备状态、岗位人员等各方面信息资源,实现了人机互控。

  “希望将来无论是春节还是平时,老百姓都能够便捷出行,今后就没有‘春运’这个概念了。”准备搭乘G1020次高铁的乘客陈耀辉对记者说,3小时20分钟之后他将抵达家乡岳阳。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7日 06 版)
(责编:李楠桦、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