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重组疾行重磅频出

王雪青

2017年03月22日08:52  来源:上海证券报
 
原标题:央企重组疾行重磅频出

  21日早间,中国海诚宣布,其大股东中国轻工集团公司的整体产权将无偿划转并入中国保利集团公司。近日,还有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宣布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此外,中国神华590亿元现金分红(特别派息)中将有约430亿元被大股东神华集团收入囊中,这也被业界猜测为神华集团牵头煤炭行业整合的资金储备。

  ⊙记者 王雪青 ○编辑 孙放

  央企整合依旧紧锣密鼓。21日早间,中国海诚宣布,其大股东中国轻工集团公司(简称“中轻集团”)的整体产权将无偿划转并入中国保利集团公司(简称“保利集团”),两央企集团已于3月20日签署重组框架协议。

  近日,还有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简称“中核建”)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简称“中核集团”)宣布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此外,中国神华590亿元现金分红(特别派息)中将有约430亿元被大股东神华集团收入囊中,这也被业界猜测为神华集团牵头煤炭行业整合的资金储备。

  前不久的记者会上,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在钢铁、煤炭、重型装备、火电等方面,不重组肯定是不行的;2017年要深入推动中央企业的重组;要进一步推动混改,聚焦煤电、重型装备、钢铁等领域重组。从目前的央企动作来看,围绕上述四大领域的央企重组正在加速展开。

  市场化整合

  据上证报记者了解,保利集团此次合并中轻集团属于市场化整合,前段时间,保利集团曾与多家央企接触,商谈重组意向。如今吸收中轻集团后,保利的全球化销售网络有望对中轻集团的贸易业务提供帮助。

  资料显示,中国轻工集团公司是于2008年底经国务院批准,由原中国轻工集团公司、中国海诚国际工程投资总院和中国轻工业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公司等三家中央企业重组而成。中轻集团旗下包括了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中国造纸装备有限公司、中国海城工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长沙长泰智能装备有限公司以及中国中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等多个主要企业。业务板块包括科技与产业化、工程服务与装备、国贸与投资等。

  保利集团无论是规模还是名气均更胜一筹,其主营业务覆盖房地产开发、文化艺术经营、民爆产销、矿产资源投资开发及以军品为主的国际贸易等。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上证报记者表示:“近些年,面对民企强大的竞争,轻纺业央企的市场几乎已经消失。对于现在的中轻集团而言,保利集团遍布全球的贸易渠道,以及雄厚的资金支持,将为之提供帮助。而对保利集团来说,中轻在消费行业尚有发展空间,近期消费市场增速较为明显,保利有望通过这次合并拓展消费领域市场。”

  重组疾行

  从目前的央企整合动作来看,在钢铁、煤炭、重型装备、火电等方面,热度尤为明显。

  首先,今年煤炭行业央企重组势在必行,其中,神华集团在煤炭行业处于一家独大的地位,市场预期由神华牵头来做行业整合。李锦认为,煤炭行业整合一方面是央企的煤炭资源整合,一方面是与地方国企的整合。去年7月,中国国新、诚通集团、中煤集团、神华集团出资组建中央企业煤炭资产管理平台公司,即国源煤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的主要任务是配合落实中央企业化解煤炭过剩产能,推动优化整合涉煤中央企业煤炭资源,促进涉煤中央企业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结构调整和改革脱困。

  在钢铁领域,2016年6月,宝钢集团已与武钢集团宣布启动重组,并且合并后的宝武集团已被纳入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李锦认为,钢铁领域的兼并重组可能还会更进一步,但是还需要准备条件。

  重型装备行业重组则涉及核电、工程机械、船舶等多个细分领域。其中,中核建和中核集团属于同宗同源,是从原来的中国核工业总公司拆分而来,业务分别处于核电产业链条的上下游,两集团重组后,将塑造继中国中车后的又一个“走出去”品牌。目前,双方重组方案未定,李锦认为,中核建与中核集团拟进行的重组模式包括两类:一种是一方成为另一方的上下游业务模块,即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合并的“国电投”模式;另一种则是同质化重组,两家公司合并后仍为平级单位,代表案例是“南北车”合并。中核建和中核集团之间的业务存在互补性,合并后将覆盖整条产业链,从而更好地增强我国核电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在船舶行业,中国船舶工业集团(简称“中船集团”)作为混改试点单位,已初步提出混改实施原则,优先选择在纯民品、竞争性强的业务领域进行积极混改。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南北船”作为国内船舶行业龙头,其合并预期也在升温。

  此外,在火电领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日前指出,煤电行业今年将采取多种方式去产能,包括淘汰、重组、改造等。现在,央企中拥有发电业务的能源类企业共有12家,相对于钢铁五家、煤炭两家和水泥一家的央企分布,电力行业央企数量多,行业集中度提升空间较大。

  “电力居七大混改领域(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之首,其中煤电因产能过剩,企业集中度低等因素,有望迎来央企重组的变革。”李锦认为,重组合并有望产生在大唐、华能、华电、国电、国电投等五大发电集团下的火电类上市公司。电力企业的合并,可有效减少重复建设和无效投资,打造巨无霸型的电力集团,有利于提高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