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唐桥:国企改革需明晰的“顶层设计”

2017年03月10日16:26  来源:中国企业报
 

执掌着千亿元市值的五粮液,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全国人大代表、五粮液集团董事长唐桥时刻都在为五粮液的未来操心,一转眼已经10年了。

早在两年前,唐桥鬓角的白发开始增多,两年过去了,白发和压力始终成正比关系。用唐桥的话说:“没办法,吃了这碗饭,就有这个责任。在岗一天,就得对五粮液尽责一天。”

这艘中国白酒行业航母级企业的老总,对于五粮液的未来发展方向,有非常深刻的认识:“五粮液需要从顶层设计开始改革。”

但现实是,顶层设计的缺失,让五粮液这家老国企的改革难以迈出大的步伐。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加快推进国企国资改革,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这或许将为包括五粮液在内的诸多老国企带来希望。

政府引导与企业主导有机结合

关于国企改革的话题,唐桥履职全国人大代表期间,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出,近几年的全国两会上,唐桥都曾就此呼吁过。从实体企业走出来的他,深知国企改革的不易。

唐桥认为政府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加大改革力度:一是简政放权、转变职能;二是加强标准制定实施,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三是从制度、财税、金融、社保、流通、能源等六大方面,降低企业成本;四是深化国企国资改革;五是加大金融改革创新。对于企业方面来说,一是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为消费者提供优质产品;二是深化改革创新;三是推行全面预算管理,强化内部管控,挖掘内部潜力,节约运行成本;四是按照战略协同、一企一策、有进有退、底线控制的原则,积极推进股权多元化与混合所有制改革;五是建立健全国企的现代企业制度,与党的领导、党的建设有机结合。

唐桥认为,实际上政府的引导作用恰恰是设计好国企改革的路径,让国企改革有章可循、有章可依。如果不能把政府的引导作用和企业的主导作用有机结合起来,改革很难顺利进行。

相关数据显示,白酒行业的“黄金十年”在2012年戛然而止,行业步入寒冬。行业调整至今已四年,近来行业出现了“弱复苏”的声音。就目前的白酒消费格局而言,早已不是当年“黄金十年”的景象,白酒企业拼抢的“主战场”已转向商务市场和个人消费市场,消费环境变化带给酒企“很大压力”,酒企的改革在压力和环境中已经刻不容缓。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一句话:国有企业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是突破口,这种混合所有制可以是民间资本,地方国有资本可以跟军工企业合作,但是这些都是垄断行业,石油、航天、军工、电力等大的行业。而白酒行业是完全竞争性的行业,五粮液所有的股权都是政府的,现在五粮液比较赚钱,政府也不愿意拿出去跟别人混。

在全国两会召开之前的2月23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首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上做主旨发言时曾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今年的全国两会,国企改革再度被重点关注,这一切,都让唐桥看到了希望。

唐桥对此有过思考,“有很多问题不是企业能解决得了的,需要顶层设计。国家提出有条件的企业可以成为资本运营公司,五粮液集团完全有条件成为资本运营公司,除了股份公司之外,我们还要有很多多元产业,所以,必须要从顶层设计开始思考这件事。今后五粮液去向何方?企业要做大做强,真正成为世界知名企业,仅靠白酒不行,还要发展多元产业。”在他看来,五粮液的发展应该是在主业做强的基础上,实现多元化发展。“现在有基础,已经在发展多元产业了,在多元产业当中,首先就是要搭建平台,比如说五粮液提出了‘一个核心’,就是我们的主基——酒,四根支柱——现代制造业、汽车零部件、现代包装、现代物流。另外,我们要打造‘两个一’,一个是金融板块,因为我们有财务公司,第二个是文化产业,这是五粮液下一步的发展策略,这样才能把五粮液做大、做强。”唐桥说。

全方位布局实现供给侧改革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除了去产能以外,还包括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其中去产能是首位。

唐桥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白酒行业的去产能有其特殊性,其实好的白酒产能没那么高,白酒是中国自己的品牌,在白酒行业,匠人精神是非常突出的,这是一个包含了文化、技术、师徒传承的行业。“我认为名酒企业还是需要国家大力支持。”唐桥对记者说。

唐桥认为,白酒在某种程度上属于稀缺资源。离开了宜宾,五粮液就不再是当初的味道了,很难复制。优质白酒是一个稀缺的资源,每年产量只能有这么多。像前几年,今年说生产1万吨,明年要递增到1.5万吨,是不可能的事情,是递增不了的。第一,工艺决定了递增不了,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每年递增多少;第二,我们的投放量要看市场。”

基于此,白酒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如何进行,唐桥说:“未来要全方位布局。过去主要关注中高端价位的酒,现在要调整为全价位、全产品线,这是五粮液思考的。过去我们只做好五粮液,现在我们只做五粮液还不行。我们重新做了布局,全价位的体系,做真正受老百姓喜欢的酒,比如五粮特曲、绵柔尖庄等,这些都是过去没有的。此外,我们还要做年轻人的酒。我们要生产年轻人需要的酒,供给侧的调整说到底是经济结构的调整,对企业来讲是产品结构的调整。我们要去思考不同消费者的不同需求,然后进行调整。”唐桥认为。

唐桥指出,“市场倒逼改革,此阶段推进改革将有助于企业尽快走出调整期,实现转型升级。”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