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高管薪酬:公开是基础 规范是内核

刘丰

2017年01月17日09:1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央企高管薪酬:公开是基础 规范是内核

  感谢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资委的两个文件,让我们得以在岁末年初之际一窥央企负责人2015年度的薪酬情况。

  截至目前,已有101家央企披露了企业负责人2015年薪酬情况。最早晒出自家领导薪酬的一批企业中有12家能源企业,他们的数据集中,便于我们对其作出分析,并同其他行业比较。

  这12家能源央企,主要分布在油气、电力相关企业。这里所说的负责人薪酬,可以理解为“高管薪酬”。薪酬主要包括三部分:应付薪酬;社会保险、企业年金、补充医疗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单位缴存部分;其他货币性收入。三者之和,即为税前报酬。翻看这份能源领域高管薪酬单,呈现出以下特点:

  平均每家公司领工资的高管约10人。

  2015年,在12家能源央企中领取薪酬高管总数人为118人,平均到每一家高管人数不超过10人。这些人员中,包含当年从企业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原高管,比如中石油的周吉平、中石化的傅成玉。2015年,他们在高管职务上任职的时间都不长。

  人员最多的是国家电投,共有19人。这其中有退休人员,也有中途离开者。比如李小琳,国家电投为其支付了41.66万元的薪酬。与其他同样任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的高管相比,薪酬明显低了20多万元。原因在于,她2015年7月调任大唐集团副总经理,薪酬理应由大唐集团支付。

  高管薪酬总额超过7500万元。

  2015年度,12家已经公布高管薪酬的能源央企总计支付薪酬7566万多元,不考虑中途调整岗位等因素,这些能源央企高管的平均薪酬超过64万元。12家公司中,高管薪酬总额最多的是国家电投,达到990.52万元;最少的是华电,516.72万元。所有12家企业当中,高管薪酬总额多数在700万元以下。

  个人薪酬最高83万元。

  12家能源央企中,个人薪酬超过80万元的有5位,分别是:神华的张玉卓(83.3万元)、凌文(81.4万元),华能的曹培玺(81.52万元)、黄永达(81.18万元),国网的舒印彪(81万元)。张玉卓的薪酬中,包括国务院特殊津贴0.72万元。现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调任中石油前在中海油任董事长,两处合计薪酬79.22万元,由中海油总经理转任董事长的杨华薪酬总计79.47万元。

  能源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情况,与已经公布薪酬的101家央企情况大体相当。从已经公布的100多家央企负责人薪酬情况来看,企业负责人薪酬最高的达到120万元,其他绝大部分薪酬,集中在40万~70万元之间。

  招商局、华润、港中旅3家企业“掌门人”薪水超过了百万元,有其特殊原因。以薪酬最高的招商局董事长李建红为例,其120.24万元的薪酬中,包括境外补贴35万元。

  薪酬普降是共性。

  2015年央企负责人薪酬的一大特点,就是相较于2014年,出现普降格局,这与2014年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有很大关系。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曾表示,“改革后多数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的薪酬水平将会下降,有的下降幅度还会比较大。”

  四大国有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其董事长的薪水分别为86万、71万、79万和80万元。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为77万元,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的两位总经理年薪分别为70万和80万元。

  高不高是争论焦点。

  对于央企负责人的薪酬,公众层面争论最多的是“高不高”?而既往舆论普遍认为央企高管薪酬偏高。

  高与不高,关键是看比较的对象。高管薪酬与其所在企业的普通员工或普通百姓的收入相较,并不低:2014年,中国平均工资水平为3.64万元。最高的北京,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刚突破10万元大关。

  央企高管的薪酬与同类市场化企业的高管薪酬相比,又不高: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管理学院2014年的调查表明,富时350指数企业CEO的薪酬中,能源企业CEO的平均年薪是22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超过1500万元。

  现在,央企负责人薪酬进入“公开”阶段,但仍有舆论认为数据还不够全面,要求公布职务性消费、奖金、福利等方面的情况,公示“全口径收入”,以接受公众监督。

  改革应需持续推进。

  央企高管薪酬,历来是敏感话题。央企本身具有特殊属性:既占有垄断性资源,又有市场化成分。不同功能属性的企业负责人该如何拿报酬,也是各方意见不一。

  目前,央企高管薪酬依据的是2014年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根据这个方案,央企负责人薪酬由基本年薪、绩效年薪、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构成。

  2017年,国企改革将进一步深入,其中薪酬改革,势必更加引人瞩目。北京、上海等地方的做法是进一步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如何更好地体现激励与约束机制,当是央企、国企薪酬制度尤其是高管薪酬制度改革的题中应有之意。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