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总混改方案待定 运价市场化将成前提

矫 月

2017年01月05日08:54  来源:证券日报
 
原标题:中铁总混改方案待定 运价市场化将成前提

  ■本报记者 矫 月

  1月3日,在中国铁路总公司2016年度工作会上,中铁总党组书记、总经理陆东福表示,2017年中国铁路总公司将坚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创新的经营体制机制,进一步落实经营权责,努力提高铁路资本经营效益。

  在这次会议上,陆东福公开表示“将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该消息传出后,被市场广泛关注,相关铁路类股票的价格也应声而涨。

  对此,中国铁建董秘余兴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中铁总混改意味着铁路建设资金的来源更更多,混改如果成功也意味着民间资本、社会资本看好铁路行业,这对我们从事铁路建设的企业肯定是利好。”

  中铁总混改方案待定

  在1月3日召开的中铁总工作会议上,中铁总党组书记、总经理陆东福在会议上强调,2017年铁路总公司要重点抓好八个方面工作,包括持续推进铁路建设,推进运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铁路资本经营效益,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等。

  其实,早在2005年,铁道部就曾发文鼓励民资进入铁路,同时,中铁总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混改,但由于各种方面原因,铁路行业的混改一直没有进展。

  有业内人士担心,铁路改革存在市场化程度不够,清算、财务、调度等权力过于集中和不透明等问题,现阶段对民资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也没有那么大实力的民资敢进入。

  事实上,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指出,铁路行业的混改最为复杂的就是体制的改革。

  在体制改革方面,陆东福首次谈及拟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陆东福称,将拓展与铁路运输上下游企业的合作,采取国铁出资参股、设立合作平台公司等方式,促进铁路资本与社会资本融合发展。探索股权投资多元化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新模式,对具有规模效应、铁路网络优势的资产资源进行重组整合,吸收社会资本入股,建立市场化运营企业。创新铁路发展基金发行模式,畅通企业、社会投资铁路发展基金渠道。

  对于上述业内人士的担心,陆东福曾在当天会上称,“要规范和落实铁路两级主体企业权责,推进铁路资产资本化经营,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大综合经营开发力度,努力提高铁路企业经营效益。”

  陆东福表示,按照总公司和铁路局的职能定位,2017年将进一步优化权责划分,充分发挥两级机构的优势和主体的作用。

  除划分清楚总部与路局的关系外,中铁总打算大力推进铁路资产资本化经营。

  各路专家支招中铁总混改

  事实上,对于中铁总的混改问题,业内人士普遍给出的意见是将部分支线线路放开引进社会资本投资。

  国海证券研报指出,国企混改对铁路行业具有现实意义,行业资本运作中长期内有望加速。当前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铁路基建在一定程度上担当经济稳增长重任。受近年铁路基建密集投资的影响,铁路总公司在2010年至2014年间负债率上升明显,曾出现多条铁路项目因资金瓶颈导致项目放缓。

  国海证券指出,传统的投融资渠道难以支撑未来铁路网的高速扩张,通过混改引入社会资本对铁路行业来说具有现实的意义。此外,考虑到铁路总公司资产及负债规模,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不存在整体上市的可能性。但是将铁路总公司旗下优质资产进行区域划分后分拆上市则可能会成为大概率事件。

  中国工程院院士、铁路专家王梦恕在回复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一些省级、支线、专项铁路已经开展混改试点,方式也很多样,铁路混改将以试点方式推进,混改方案已经在设计,预计很快会推出。

  王梦恕表示,就混改方案而言,大的铁路项目还是由国家统筹安排,这块是不会放开的,但现在为避免重复建设,一些省级铁路开始自己规划,这类支线铁路一般在100公里左右,甚至更短,可以开展混改,一般来说,技术标准、运营还是国家说了算,铁路建设这块可以放开,可以让铁路设计院参与进来,也可以让民资参与进来,目前多省市已经开展这方面的混改,方式也是多样,可以民资控股,也可以地方政府控股,还有就是一些专线完全可以由企业来修建。

  此前,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向媒体表示,推进铁路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首先需要打破铁路系统垄断,然后再进行重组。可推进以中国铁路总公司为控股公司,三大区域铁路公司为市场主体的改革,从而构建起货运组织改革、拓展多元经营、引入民间资本的体制基础,其核心是通过重塑市场主体、引入竞争来激发活力。

  除了上述建议外,中投顾问交通行业研究员蔡建明曾指出,铁路混改最大难点在于票价核算体系,社会资本进入铁路建设后,如何把握投资收益成为铁路混改的重要问题。

  关于运价和清算规则问题,中国铁建董秘余兴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实现混改的前提是运价更加市场化,清算规则等相关规则则更加公开、透明、公平、合理。”

  “因为社会资本、民营资本是不会投资一个不确定的东西,因此,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成功在一定意义上就是铁路改革的成功。”余兴喜向记者表示:“铁路进行全面混改具有相当大的难度和复杂性,需要精心设计。”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