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包”与“过桥米线”的牵手——写在高铁“四纵四横”成型之际

王长山、樊曦、齐中熙、陈思武、丁怡全、侯文坤、齐健

2016年12月28日14:23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小笼包”与“过桥米线”的牵手——写在高铁“四纵四横”成型之际

  新华社昆明12月28日电题:“小笼包”与“过桥米线”的牵手——写在高铁“四纵四横”成型之际

  新华社记者

  28日10时,一列银色“子弹头”驶离昆明南站。经过约11个小时、2252公里的飞驰,它将横穿大半个中国,抵达上海。

  这是一次连接东部、南部沿海与西南边陲的时空跨越;这是一次穿越百年铁路史的前行;而更多人亲切地称之为“小笼包”与“过桥米线”的牵手。

  随着沪昆高铁贵阳北至昆明南段、云桂铁路百色至昆明南段开通运营,上海至昆明、广州至昆明高铁通道全线贯通。云南正式接入全国高速铁路网,我国“四纵四横”高铁网基本成型。

  穿越百年的“慢”与“快”

  “你看,火车跑得好快!”随着列车驶出昆明南站,车厢前部电子牌上的速度逐步爬升,160、200、300!来自昆明的乘客叶禄明指着车厢内的电子牌,兴奋地对儿子说。

  两个小时后他们将到达贵阳,成为第一批体验沪昆高铁的乘客。此前,昆明到贵阳最快也要约7个小时。

  “慢”,曾是云南人对火车留下的最深刻印象之一。

  1910年,滇越铁路通车,翻开了云南百年铁路史的第一页。那时在人们眼里,火车只是个慢吞吞的大家伙。“火车没有汽车快”成为云南十八怪中的一“怪”。直到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最后一段个旧至鸡街的“寸轨铁路”上,火车时速才10多公里,和自行车差不多。

  “遇到爬坡时,人们可以跳下火车到路边上个厕所,回身再跳上火车继续旅途。”云南铁路博物馆讲解员徐榕说。

  在云南铁路博物馆,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动车组,见证了几代列车的变迁;准轨(轨距1435毫米)、米轨(轨距1000毫米)、寸轨(轨距小于1000毫米),折射了云南铁路的百年进程。

  106年后,高铁的开通让云南一步跨入“高铁时代”。昆明铁路局局长刘柏盛说,2008年以来,云南全力推进“八出省五出境”铁路建设,着力构建云南至长三角、珠三角和泛渤海地区的高铁通道,就是要让云南“快起来”,实现人畅其行,物畅其流。

  在2008年版《中长期铁路规划》中的“四纵四横”快速铁路网中,沪昆是“四横”中里程最长、经过省份最多的高速铁路。初期列车运营时速300公里,预留进一步提速条件。

  通江达海的“广”与“阔”

  沪昆高铁不仅让云南与全国高铁联网,更是“一带一路”战略规划中与东南亚互联互通的重要纽带。

  日前,昆明至河口北K9832次列车经昆玉铁路前往中越口岸河口,全程不再更换火车头,标志着历时6年建设的中越中老国际铁路昆明至玉溪段全线开通运营。昆玉铁路向北与沪昆高铁、南昆高铁联通,向南又可联通越南、老挝等东南亚国家,为云南早日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奠定了基础。

  占达拉是频繁往来于老挝和中国之间的老挝商人,得知云南高铁开通的消息他说:“我经常从老挝到云南,再中转到中国其他城市,云南有了高铁,我们出行会更加便捷,成本也会降低很多。”

  “沪昆高铁的开通将大幅释放客运能力,构建起我国东西向强有力的客、货运输通道。”刘柏盛说。

  有了高铁的昆明,还将逐步发展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铁路枢纽;云南将成为中国与东盟乃至印度洋沿岸国际贸易的枢纽,经济、社会、文化等的辐射中心,从改革开放的末端走向前沿,通江达海走向世界。

  流金岁月,火车弛而不息。曾经,滇越铁路打开了一扇云南人民看世界的窗口;如今,高铁网铺设的“钢铁跑道”,正助力整个中国大步向前。

  截至目前,中国铁路运营里程达到12万公里,其中高铁超过2万公里,动车组累计运行超过38亿公里,运载旅客超过50亿人次。

  建设路上的“琢”与“精”

  春城昆明,一座外表如“孔雀开屏”的高铁车站吸引着人们的目光。昆明南站是中国西南最大规模的高铁站,是京昆通道、沪昆通道、广昆通道和泛亚铁路四大枢纽通道的汇合点。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雀舞春城”。

  “昆明南站是座八度抗震九度设防的特大型枢纽站房。”铁四院建筑院副总工程师、昆明南站设计负责人刘云强说,昆明南站首次采用了全方位的结构健康监测系统,一旦站房有沉降、变形、开裂等,数据都能反映出来。

  “滇越铁路穿越百年。我们在设计上高标准、严要求、精打磨,也是为了创造百年工程。”刘云强说。

  要做百年品牌的不仅是车站,云贵高原上的一座座隧道、一段段桥梁、一根根铁轨也是中国高铁品质的代表。

  ——隧道下穿喀斯特地貌,施工中经常遭遇溶洞、断层破碎带、暗河等不良地质。中铁十四局的技术人员研究出了“复杂岩溶地区高铁隧道施工关键技术”,为在岩溶地质条件下隧道施工提供了经验。

  ——全长721.25米的北盘江特大桥,主跨达445米。在沪昆高铁贵州西段联调联试期间,高速综合检测动车组最高以330公里时速从桥上呼啸而过,平顺指标超出设计规范1倍。

  ——全长14756米的壁板坡隧道是1级风险隧道。隧道建设中,多次穿越断层、岩层接触带、高压富水区、煤层采空区等不良地质。

  “中国积累了世界最丰富的高铁建设经验,拥有世界一流的高铁技术,是当之无愧的‘高铁博物馆’。”同济大学轨道交通专业教授孙章说。

  一路风景的“情”与“美”

  “大理三月好风光哎,蝴蝶泉边好梳妆……”半个多世纪以来,电影《五朵金花》感动了几代观众,也让人们向往着云南的秀丽风光和民族特色。乘坐高铁穿越大西南,自然少不了观民族风情,品舌尖“美色”。

  “高铁开通会有更多的旅客到石林来玩。希望我们彝族文化能够通过高铁向外传播。”云南石林县的彝族姑娘李秋玮说。

  沪昆高铁途经上海、浙江、江西、湖南、贵州、云南6省市。云桂铁路从昆明经石林、弥勒、文山、百色、抵达南宁,沿南广客专终至广州南站。一路上,旅客可游“天下第一奇观”石林,住“中国最佳文化生态旅游目的地”弥勒,赏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阿细跳月”舞蹈,游览丘北普者黑、“世外桃源”广南坝美,追寻红色革命圣地百色。一路是美景、处处是文化。

  美景之外,美食更加诱人。从上海的生煎包、蟹壳黄,到长沙的臭豆腐、口味虾,到贵阳的肠旺面、牛肉粉,再到昆明的过桥米线、香烤饵块,“吃货”们可以大饱口福。

  来自昆明市旅发委的信息显示,预计高铁开通后,昆明的游客量年增长率将由约10%飙升至20%。

  “高铁开通将极大地促进云南旅游业的发展,给云南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现在都讲究‘旅快游缓’,就是旅途要安全、快捷;而游玩要休闲、缓慢。”云南财经大学旅游文化产业研究院首席教授明庆忠说。(记者王长山、樊曦、齐中熙、陈思武、丁怡全、侯文坤、齐健)

  高铁开进大西南 我国“四纵四横”高铁网基本成型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