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高潮再起 北京绘制明年路线图

2016年12月27日08:29  来源:中国证券报
 

  年底临近,地方国企改革再掀高潮。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北京试点员工持股的市属国企名单已确定。北京市研究拟订了市属企业中长期调整重组总体思路以及改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等多项改革试点方案,将尽快启动。未来北京市将积极推动企业重组整合力度,力争完成2-3个一级企业重组,并将充分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大力推进一级企业整体上市。业内人士表示,北京、上海、广东三省市地方国企改革全面加速,走在了改革前列。山东、浙江、广西、四川等地也相继明确了改革路线图。

  北京料成风向标

  北京市国资委日前出台在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开展员工持股试点的实施办法,明确员工出资方式包括货币出资、科技成果入股。员工持股总量原则上不高于公司总股本的30%,单一员工持股比例原则上不高于公司总股本的1%。

  近年来,北京市国资国企改革加速推进。例如,京粮集团重组*ST珠江备受关注。按照京粮集团的规划,*ST珠江将成为资本运作平台,先期注入集团内已形成稳定盈利模式和竞争优势的植物油加工及食品制造两大业务板块。

  明年北京市将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任务,着力强化创新驱动,深入推进改革试点,增强国有企业发展活力,确保完成各项改革任务。一是围绕城市可持续发展加快推进改革,在“调”、“治”、“进”、“去”上下功夫;二是围绕国有企业提质增效加快推进改革,深化市属国有企业与中关村企业的合作,深化央地合作,大力推进降本增效、做好疏解腾退空间的再利用;三是围绕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加快推进改革;四是围绕从严落实治党责任加快推进改革。

  国泰君安研究报告认为,北京国企改革有望成为风向标。对于股市投资来说,此前市场对于北京国企改革较为谨慎,但此次北京出台员工持股办法带来了扭转预期的契机。

  多地明确明年改革计划

  山东、浙江、广西、四川等地相继明确了改革路线图。其中,提高省属集团资产证券化率、提高混合所有制企业比例成为普遍目标、整体上市、引入战略投资者、开展员工持股等成为主要手段。

  山东省国资委副主任樊军近日表示,山东省稳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首批58户试点企业已全部制定混改方案。省国资委起草了员工持股试点实施细则,经批复同意后将尽快下发。下一步,将蹄疾步稳推进投资运营公司组建工作,并在推动企业整体上市、推行骨干员工持股、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深化三项制度改革等重点领域迈出更大步伐。

  近日召开的四川省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工作会提出,明年将推进资产证券化,重点围绕旅游、商业、能源、金融等产业板块抓好上市培育,积极推进川化股份恢复上市、能投股份在香港H股上挂牌上市,力争明年新增3-5户省属企业上市,到2020年省属企业资产证券化率将超过30%;推进川航集团等5户企业混合所有制试点改革。四川省已制定出台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指导意见,将于2017年启动员工持股试点工作;选择交投、铁投、能投、川煤等企业,以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式探索债转股试点;加快推动交投、铁投、川投、能投、华西等企业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打造一批“千亿企业”集群。

  浙江和广西国资委近期召开省属企业上市工作会议。浙江国资委提出,目前浙江省属国有资产证券化率提升至75%。明年继续推进省属国有资产证券化工作,围绕省属国有资产证券化率75%的目标,抓好具体任务落实,加大上市后备资源培育力度。“十三五”期间,浙江省进一步加强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管理相关制度建设,完善上市公司的后备资源培育机制,目前省属企业已有20多个优质资源列入上市培育计划。

  广西国资委表示,自治区领导高度重视国有企业上市工作,把国企上市分类推进工作作为抓好国资国企改革的重要推手。在分类推进中要加强对企业进行培训、指导,帮助企业提高认识、加快上市推进进度。

  国资体量居前的上海正在积极盘活资产,大型产业集团将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同时将转让多余的“壳”资源。

  广东省国资委正在制定资本运营三年规划,加快企业改制上市步伐,提升国资证券化率。广东将召开全省国资系统的座谈会,布置安排改革任务,找准国资国企改革的突破点。

  布局投资机会

  据牛牛金融统计数据,截至12月26日,共有56家国资上市公司处于停牌状态,其中地方国资上市公司34家。从省份分布来看,上海和广东的停牌公司较多,各有4家公司处于停牌状态。

  目前30个省份已制定国企改革细化方案,十多个省份制定了监管企业重组整合的实施意见或方案,36个省份国资委改组组建了142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达1082家。

  太平洋证券认为,地方国企数量远远超过中央企业,但多数地方国有企业规模小,资产证券化率低。地方国企有更强的意愿推动改革,也就更有意愿借助资本市场兼并重组和资本运作推动改革。当前股市交投相对冷清,大块头的央企重组对资金的承接要求较大,而地方国企因为市值较小,将有更大的增长弹性。从形式看,地方国改推进金融改革的步伐较快,形式多样,实现金融与实体企业的对接更为迅速。

(责编:杜燕飞、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