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武合体”,国企改革主题升温

史燕君

2016年07月04日11:1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原标题:“宝武合体”,国企改革主题升温

  此前多次被宝钢与武钢否认的合并传闻,如今随着双方公布的重组公告被坐实。可以说,这是多年以来,中国钢铁行业最大规模的重组事件。而如何将两家企业优势整合起来,取长补短,去粗取精,是重组整合必须达到的目的之一。

  “应该说宝钢和武钢的战略重组到了一定的关键时刻。”看到关于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重组的消息,6月27日,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早在一年前,宝钢股份原总经理马国强执掌武钢集团以来,两大钢铁集团重组合并的传闻就在资本市场不时泛起。但这一消息,多次遭到武钢和宝钢的公开否认。去年,武钢一度公告澄清了相关的合并事项。

  但在供给侧改革、继续淘汰落后产能,尤其是业绩出现巨额亏损的背景下,6月26日下午,武钢股份与宝钢股份双双公告确认,二者各自的控股股东武钢集团与宝钢集团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

  不过,两家公司也谨慎强调,重组方案尚未确定,方案确定后尚需获得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该事项可能涉及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6月27日起,二者开市停牌。

  梳理中国钢铁行业的历史,上一轮钢铁行业并购整合潮始于2005年,宝钢和武钢在2005-2009年间分别并购了八钢、韶钢、广钢,以及鄂钢、昆钢、柳钢。但如今,在行业整体过剩和需求面临拐点的大环境下,钢企的再次重组或许“迫在眉睫”。

  比原计划步伐加快

  西本新干线高级分析师邱跃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宝钢武钢重组将对其他钢企重组起到示范作用,预计国内钢铁企业兼并重组步伐将会明显加快。”

  政策的大背景是,2015年3月,工信部发布了《钢铁产业调整政策(2015年修订)(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到2025年,前十家钢铁企业(集团)粗钢产量占比超过60%,形成3至5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集团”。

  根据世界钢铁协会今年5月下旬发布的《世界钢铁统计数据2016》,宝钢以2015年年产粗钢3493.8万吨位列全球十大钢企第五名。同年,武钢粗钢产量2577.6万吨。据估算,两家如果此次合并,至少具备6000万吨的年粗钢生产能力。

  在采访中,本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2016年初,国资委已分别同宝钢和武钢就合并事宜进行沟通,主要是希望通过合并形成新的产业巨头,即长江以南最大的钢铁集团,发挥更大的竞争优势。

  “原计划今年9月重组,现在步伐有所加快。”邱跃成说。

  重组可优势互补

  之所以加快,部分原因可能是钢企再也亏不起了。过去一年,亏损是大部分钢企账面上共同的关键词。

  根据武钢2015年财报,当年武钢实现营业收入583.38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75.15亿元,同比下降697.64%。据2016年一季报,武钢负债总额已增至682.17亿元,负债率首次突破70%。

  “宝钢在财务状况上来看,2015年还是有一定的盈利。但武钢是亏损的,在保有世界500强的排名上,武钢压力很大。”王国清说。

  王国清认为,二者重组,能够实现优势互补,注入优质资产走出困境。同时,二者在冷扎板和硅钢方面能够合并优势。合并之后,二者的产量将占整个硅钢市场的70%以上,占高端汽车扎板60%以上。

  数据显示,我国实际上的高端钢材主要是汽车板与电工钢。在取向硅钢方面,武钢的市占率高达48%,宝钢达到32%;在汽车板方面,武钢占比达15%-20%,宝钢高达50%;而在家电板方面,武钢占比较少,但宝钢达到29%;在重轨方面,武钢占比达35%,宝钢近乎没有此类产品。

  此外,重组还能发挥湛江港和防城港的协同优势。湛江港、防城港是宝钢和武钢在华南地区的布局。

  发改委批复文件显示,湛江项目以华南汽车、家电、机械和建筑等行业用板材以及船用板、管线钢、优质碳素结构钢为主要品种,而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产品主要为满足广西和东南亚市场汽车、家电制造所需的热轧薄板、镀锌板、彩涂板等中高端板材。

  分析人士认为,在宝钢武钢重组后,湛江港和防城港还能由竞争的关系变为合作的关系,共同应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竞争。

  “宝钢和武钢都属于城市钢厂,未来肯定会搬迁,那么,防城港和湛江港就会成为转移的基地。”王国清直言。

  据记者了解,宝钢的主要生产基地集中在上海本部、梅山公司、湛江钢铁基地三地,其中上海本部退出预期较大;而武钢生产基地集中在湖北、云南、广西防城港三地,其中湖北、云南均为内陆地区,相对而言物流成本较高,防城港成为更好的选择。

  此外,王国清认为,宝钢在物流配送方面做得比较好,因此,未来二者在物流、加工、配送方面也会优势互补,降低物流成本。

  在邱跃成看来,宝钢和武钢战略重组显示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步伐明显加快,也是推进国有企业改革、钢铁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行业集中度的具体体现。

  着眼去产能

  对于二者的重组,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直言,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

  目前,中国粗钢实际产能超过12.5亿吨,去年产量8.038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64%。5年内1亿-1.5亿吨的粗钢产能压减目标分解之后,仅2016年,中国就有4500万吨的去产能任务。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政府明确表示推动过剩产能企业重组并购是有效化解产能的方式之一。

  但是重组之后呢?

  “首先,宝钢和武钢在兼并重组的过程中,通过产能筛查,将一些同质化产品或者相对劣质的产品进行淘汰。”王国清说,“其次,宝钢和武钢在城市搬迁的过程中也可以实现去产能,但是在搬迁过程中,可能前期去产能比较少,后期份额比较多。”

  “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旗下的*ST八钢、*ST韶钢、宝信软件、宝钢包装公告称,战略重组事项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暂不停牌。可见,此次重组将会以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为主体,*ST八钢、*ST韶钢等旗下企业将不会参与重组,这几家企业的产能将面临剥离出新企业的可能。”邱跃成表示,最终重组后的企业产能肯定会低于现有宝钢集团和武钢集团的产能总和。

  但目前具体的重组方案还没有出台。邱跃成认为,此次合作重组将会是实质性的兼并重组,新的管理层更多是对武钢参照宝钢管理模式进行现代化改革,分流冗余人员,剥离不良资产,最终提高武钢的整体竞争力。

  王国清猜测,根据此前五矿与中冶的案例,本次兼并重组可能宝钢是主导。

  然而,体量如此大的央企,重组过程中肯定会存在一些阻碍和问题,此前韶钢的重组就因为操作难度大而以失败告终。

  邱跃成直言,“宝钢和武钢都是各自区域的龙头企业,在重组过程中将会面临诸多问题,如两者之间的利益如何协调,上海和武汉市政府之前的利益如何协调等。此外,还将面临人员安置、债务处理、去产能、市场细分等问题,难度较大,也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王国清认为,国资委也会出面加以引导。

  据悉,当前国资委旗下隶属的钢铁行业央企只有宝钢、攀钢和武钢3家企业,但攀钢此前已完成对鞍钢的重组。

  或起示范作用

  “宝武重组将有利于提升钢铁行业集中度,减少相互间的竞争,提升行业盈利水平。宝武重组将对其他钢企重组起到示范作用,预计国内钢铁企业兼并重组步伐会明显加快。”邱跃成说。

  从国际案例来看也是如此。长江证券王鹤涛分析指出,回望美日欧钢铁行业的演变历程,工业化进程接近完成的尾声阶段,伴随行业盈利水平下降、行业的自我改革、企业间的合并乃大势所趋,这种主动求变的行为导致相应地区都有领军级的钢企雄踞一方,并且带领行业实现长期健康发展,其中包括日本的新日铁住金、美国的纽柯钢铁与美国钢铁、欧洲的安赛乐-米塔尔等。

  “但后续分属不同地方国资委的钢企由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因此操作起来相对较难。”王国清表示,国家可能先将宝钢和武钢作为试点,后续推进其他钢企的兼并重组。

  而6月28日,穆迪表示,宝钢与武钢拟进行的战略重组对宝钢信用评级不利。有小部分人担心,本次重组是否存在不确定性。

  不过,邱跃成对此并不担心。在他看来,宝钢武钢重组是在国家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进行,得到了国家最高层面的认同。据报道,今年5月23日,在武钢集团考察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现场拍板,把武钢集团纳入了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试点。

  在钢铁行业整合的大背景下,申万宏源孟烨勇提出三大猜想:首先,钢铁行业未来有可能三分天下。华东、华中和华南为其一,西南、西北和华北部分省份为其二,环渤海区域、东北和华北部分省份为其三,形成三家产能规模过亿吨的超大型钢铁联合体;其次,三大区域内大型钢企有望强强联手;最后,大区域内钢企的区域外资产有可能剥离重组。(记者 史燕君)

(责编:李楠桦、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