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领导人看两会

新兴际华董事长刘明忠:鼓励创新 宽容失败

2016年03月08日08:12  来源:人民网-中国央企新闻网
 

全国人大代表,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刘明忠

人民网北京3月8日电 近日,新兴际华董事长刘明忠做客人民网,新华社《环球》杂志副总编辑刘洪特邀主持此次访谈。“小厂无外事,弱国无外交,我们各种涂层、各种接口产品在世界上是领先的。去年钢铁形势不好,但我们生产的球墨铸铁管依然是一枝独秀,产品现在已经销往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刘明忠在此次访谈表示,“对创新的问题,我觉得是必须要在约束激励上有一套办法。鼓励创新、宽容失败,这样各个技术人员才有积极性,但是对这些技术人员不仅要让他有基本收入,还要给他每年创新工作的收入,就是创新成果转化以后他要有收益。”

附人民网访谈实录。

主持人刘洪:您正在收看的是“对话新国企 加油十三五”访谈节目,本节目由国务院国资委宣传局指导、国资委新闻中心、《国资报告》杂志社主办,国资委信息中心协办,在访谈的过程当中,各位网友可以通过国资小新的微博微信平台向嘉宾提问互动,今天到我们现场的嘉宾是全国人大代表、新兴际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明忠,欢迎刘明忠先生做客对话新国企。

刘明忠:各位网友好,感谢各位网友对新兴际华的关心和支持,特别对我们两个上市公司,新兴铸管、际华集团的关心和支持。 

主持人刘洪:我发现刘董事长的气质,有一种军人的气质,很决断,但是我了解新兴际华原来是一个军需生产企业。 

刘明忠:新兴际华原来是总后勤部所属78家企事业单位组成的,是一个军队的企业,最早的企业是1911年的企业。 

主持人刘洪:那是一个百年老企业了,我知道有一些人对新兴际华不太了解,但是我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像去年9.3大阅兵非常威武雄壮的军队穿的阅兵服都是咱们新兴际华生产的吧。 

刘明忠:服装、鞋靴,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我们保障的,还有后勤的部分装备也是我们保障的。

主持人刘洪:这个太了不起了,当然服装和装备,可能只是新兴际华整个产业链的一部分,还有其他的产业,包括国内外非常著名的球墨铸管,我听说还有天然气的储运装备方面也处于世界非常领先的位置。现在中央正在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到企业层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产品和技术的转型升级,这样才能创造新供给和新需求。新兴际华在创新方面有什么秘诀呢?

刘明忠:总书记也指出创新是发展的第一动力。我觉得创新不能是跟随,必须引领,通过创新来引领市场,引领需求。现在中央提出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表现出我们企业里的产品质量、品种、服务跟不上老百姓的需求,这个是错位的,这个错位怎么解决?我们必须在创新上下工夫。就像我们刚才刘教授提到的两个我们的产品,球墨铸铁管,一个天然气非管网运输装备。 

主持人刘洪:我问一下,球墨铸铁管是不是一个特别大的管子?

刘明忠:球墨铸铁管是一个输水的管子。它有什么性能呢?它既有铁的性质,埋在地下一百年不会腐蚀,又有钢的性质,球墨铸铁管加了其他成分以后,拥有了钢的特性,压到一半的时候不会裂。这个球墨铸铁管在九十年代初牢牢地掌握在发达国家几个企业的手里。我们国内曾经有几个企业引进过这个产品,但是因为在技术上跟不上,都慢慢衰退了。我们新兴际华的新兴铸管是94年引进的,我们是先国外后国内,先要市场后要利润,采取这个办法,在94年生产这个产品的时候,当时是山东钢管公司接了2万多吨的国外的单子,我们厂还在建设之中,中国的其他4个厂接了两万吨,还有几千吨没有人接,我们企业召开了党委会,讨论接不接?接,也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我们认为这个冒险是值得的,通过这次两万多吨产品的出口,锻炼了我们的队伍,提高了我们的技术水平。本来我们国家都是进口日本的。一根2.6米的管子当时值一个桑塔纳的钱,这样价格就非常昂贵。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成功生产以后,经过几次论证就开始广泛推广,北京使用,上海使用,后来全国各大城市都使用,就替代了进口。为我们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外汇。当时国外的企业不卖给你技术只能卖给你产品。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德国一个制造厂商订购了五台离心机,其他的“五机一炉”都是我们研发的,我们集聚了国内的一些研究院、大学的技术人才,把这个产品开发出来了。我们仅仅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在世界上成为了第三名。用了二十年的时间,现在成为世界上产销量最大,技术水平领先的企业。日本久保田、法国的圣戈班,和我们新兴际华,实际上现在世界上在这个领域的技术水平上,我们三家企业是在一个层次上。第二、第三梯队和第一梯队差得非常远,我们同时参与制定国际标准,主持制定国内标准。

有一个小的故事,94年我们一个研究所派了一个代表团去日本,其中有新兴铸管的两个人一到门口就被日本人挑出来了,说新兴际华的人不能参观。 

主持人刘洪:是怕你们吗? 

刘明忠:他不让我们参观,防止我们学到技术。后来我03年的时候去日本,当时不是考察球墨铸铁管,而是考察其他项目,我们的代表团里,有一个人员说,他跟日本的球墨铸铁管企业非常熟,他可以去联系并让我们参观,当时我是副董事长,这个企业也派出副董事长接待我们,什么都让我们看。我问现在为什么能让我们看?他说现在中国的新兴铸管的技术已经超越我们了,没什么不能让你们看的。这就看出来实力决定着外交。 

主持人刘洪:实力了赢得了尊重。 

刘明忠:对,确实是小厂无外事,弱国无外交,真正体会到了这一点。参观完了以后,我们意识到创新非常重要。大学毕业生在我们企业工作几年之后,我们就再送到各个研究院去开发我们需要的技术,学成后这个技术成果我们也能派上用场了。现在我们各种涂层、各种接口在世界上是领先的。特别是去年钢铁形势不好的情况下,我们球墨铸铁管依然是一枝独秀。现在又加上城镇化建设的推进,这个球墨铸铁管是加速在推进,我们准备在国际上形成300多万吨的产能,来适应我们的城镇化建设和出口,我们的产品现在已经销往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另一点是要协同创新,协同创新是非常重要的,习总书记也在十八大上讲过要做好协同创创新。怎样把协同创新的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也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刘洪:我发觉您这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典型的例子,像原来,类似的产品我们必须从国外引进,但是我们通过自己的创新创造了新的供给,不仅在中国市场抢占了大量的份额,也成功进军国外市场,这个非常不容易。

刘明忠:再一个就是你刚才提到的第二个产品,LNG、CNG,就是天然气液态气体输送装备,这些装备都是我们自主研发的。通过不断研发,我们一代一代的产品在更新,现在我们能生产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运输车辆,在我们的新兴重工板块。同时,我们还开发出的移动加气站、加液站、液压子站等在五个方面是世界领先的。特别是我们为解决雾霾问题,研发的油气混烧装备,将天然气和柴油混烧,能将颗粒物降低降低70%多,氮氧化物、碳氧化物能降20%多,国四标准能达到国五,既减少了排放又体现了经济效益。这一次总理报告里提到的,和“十三五”规划纲要里也讲到的,真正要实现从全产业链、价值链、物流链出发,现在我们这个产业已经做到300亿了。 

主持人刘洪:真的要给新兴际华点一个大大的赞。我们现在说创新,现在每一个人都说创新,但创新往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般而言,大企业的创新有优势,优势就是在资源、人才、市场方面,这可能是小企业无法比拟的,但是我也知道很多的大企业机制不够灵活,转身不够快,那么在创新方面,新兴际华又是怎么样扬长避短的呢? 

刘明忠:对创新的问题,我觉得是必须要在约束激励上有一套办法。鼓励创新、宽容失败,这样各个技术人员才有积极性,但是对这些技术人员不仅要让他有基本收入,还要给他每年创新工作的收入,就是创新成果转化以后他要有收益。创新阶段性工作,没完成的,也要保障他的收入。不仅要让自己的人才创新,还要引进外部的人才来创新。但是总体的规划必须是我们企业来做。你看711车(长管拖车),是我们一个退休下来的70多岁的高级技术人员解决了我们的技术难题。各种人才都要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为什么我们的产品一直在前面?就是老、中、青结合。不管你学历多高,你没有技术成果就不能再这个位置上干,不管你是博士、还是硕士还是本科,必须要出成果。总理在报告里提出,转化成果的收益要大部分给这些科技人员,这样中国的创新,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就可以走出一条路子。我们现在在这一方面也是集大家的思路来把打通通道。前面我已经讲了,你必须是用创新的产品在引领消费、创造需求,真正解决中国人的需求问题。 

主持人刘洪:最近,尤其春节期间,大量中国消费者跑到其他国家去买东西,按照道理我们国家也可以生产,但是都不买,您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刘明忠:我觉得这是老百姓对我们国家生产的产品认可度的问题。中央和这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来的供给侧结构改革非常重要,怎么转型升级?我们现在在转型升级上也在摸索一条路子,以我为主,但是要吸引外援。我们新兴际华集团的际华股份公司去年的业绩非常好,它在引进国外经验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们的轻工板块每年能生产7千万件服装,1.6亿双鞋,我们品牌没有什么问题。包括很多像阅兵的服装,像其他大型活动的服装,都由我们新兴际华集团来做。我们与意大利原Burberry首席设计师进行合作,打造际华城市休闲品牌,出现了新的气象。我们现在在全国已经有60多个店,在米兰、在洛杉矶、在中国三地进行研发。把一些理念和最新的信息尽快掌握,我们自己企业生产。另一个在鞋上,运动鞋上、特种鞋上我们和米其林合作,米其林是轮胎生产的国际龙头企业,为什么与他合作?他利用制造轮胎的技术,形成了使运动鞋、特种鞋安全舒适的新方法。我们和米其林成功的合作,开发出的一款运动鞋在美国大赛中得了冠军。皮革方面,中国是一个使用皮革的大国,但是在技术上是有罗落后的,我们控股了意大利CTC公司85%的股份,CTC公司为LV、爱马仕等品牌提供皮革,它的工艺技术是领先的。我们中国在设备上没有问题,但是在工艺技术上有差距,把技术引进中国就能弥补我们的差距。我们不仅在产品结构上进行改变,在产权结构、产业结构上都要进行改变。那就要在人才上去适应、在组织架构上去适应,不断接近市场,走出一条现代化、国际化的路子。我们现在在重庆建际华园,这实际上是个旅游休闲的地方。 

会有一部分购物,有一部分室内运动,像室内跳伞、室内冲浪、室内攀岩、室内F1方程式赛车,以及室内滑雪,室内的项目会越来越多。重庆的项目离市中心半个小时车程,引进国外200多个品牌,既能购物又能运动又能休闲,还有一个特色酒店,购、吃、住、玩一条龙。我们准备通过这个项目真正要走出一条从制造业向制造服务业转变,从制造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变的路子。我们这些产品设计都是欧洲的、美国的、中国的,但是生产可能放在我们中国,这就带动我们的制造业。我觉得结构调整不是抛弃传统产业,而是要对传统产业进行转型升级。

主持人刘洪:

您刚才说的一系列例子就代表了这个方向,通过创新升级产品找到新的市场,真的很了不起。我知道您这次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今年两会上的提案,是要建立全面完备的应急救援队伍,编制全方位立体化的公共安全网,您为什么会提这样一个提案? 

刘明忠:现在我国在自然灾害和公共安全方面,也不断有事故频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急救援公共安全体系非常重要,现在老百姓对这个还不熟知,在一些发达国家都是要求在事故出现第一时间要有第一响应。中国现在的主要救援队伍是武警、解放军、民兵这些,占总人口的不到万分之一点三。而国外现在的专业队伍有万分之十以上,这是在人员上的差别。另一方面,在第一响应时间里,欧洲发达国家业余应急救援队伍的比例也能达到80%,他的志愿者队伍非常大。而中国的志愿者队伍刚刚兴起。在这种情况下,新兴际华与一些地方政府、军队、院校来联手组建一个应急救援产业联盟,这个产业联盟是要整合中国的高端资源,打造一个“安全谷”,我们准备投50亿,可能要花22年时间才收回投资。但是这是为老百姓办事,这是一件好事,我们要坚持走下去,构建中国的安全国体系。这个“安全谷”是集科技研发、成果转化,应急演练培训,国际化交流等八个板块于一体的产业集群。北京政府非常支持,在六环森林公园旁边给我们划了一块地,用做应急救援演练,让广大民众熟练掌握救援技能,以便人人都能成为救援队,这样就为国家、为人民减少不必要的损失。国务院在2014年12月份下发了把应急作为一个产业来做的文件,国家非常重视,这也将成为一个朝阳产业。我们争取把这个事情和政府、军队、学校、企业、金融系统共同做好,真正使其成为国际上领先的应急救援的产业。

主持人刘洪:这既是商机也是功德无量的事情。我看到很多企业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企业制度不健全,而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是央企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必然的趋势,作为代表性的企业,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给新兴际华的发展带来哪些实质性的帮助和改变? 

刘明忠:国务院国资委03年成立以来,从05年就开始抓董事会的选聘,完善现代企业制度,特别是解决现代企业制度里最主要的法人治理结构的问题。国资委在抓这件事情我觉得抓得非常好,首先解决内部人控制的问题,怎么解决?就是让外部董事多于内部董事。我们集团有9个董事,5个是外部的,4个是内部的。同时,配的这些外部董事是经过外部董事专家委员会选拔出来的,这些外部董事既是决策上的专家,又是经营上的老师,都是各个行业的佼佼者,这给我们新兴际华在持续发展上注入了很大的活力。我们从2005年到2015年,营业收入从100多亿发展到现在的2037亿,利润每年也是两位数的增长,资产规模也是两位数的增长,并进入了世界500强。通过不断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也推动我们不断转型升级。 

我们这个董事会有什么好处?不仅仅是投票同意某个项目,外部董事不同意的项目也要缓议。假如说外部董事有两个以上的不同意,这个项目就缓议,再根据外部董事提出来的一些意见,我们有关提案人员要做详细的调研修整,再提交外部董事进行讨论。我们批了几十个项目,也废除了十六七个项目,要有自己否决自己的这种勇气。如果有项目被否决掉了,就要认真反思:是这个项目不正确,还是调研有问题?是因为宏观形势的变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们都要认真分析。 

主持人刘洪:在很多企业当中,往往都是董事长说了算,新兴际华好像不是这样? 

刘明忠:对,我们只要两个外部董事不同意这个项目就不会通过。我们董事会开会发言的顺序都是先外部董事、再是内部董事,最后是我发言,我根据大家的意见判断这个项目能不能干。我们的二级公司只有对内投资权,集团有对外投资权,三级企业没有投资权,这样可以防止风险。同时,我们董事会不仅是决策,而且对管理的程序也要把方向。我们花钱交给制度,用人交给市场。花钱交给制度的意思是:董事会同意的,经理层会议上通过的,符合国家会计法规的,都由总会计师一支笔,董事长、总经理都没有签字的权力,这样防止乱批钱。用人交给市场,这方面我们去年已经开始深化了,等会儿我们再沟通一下。 

主持人刘洪: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当中的重要内容,这个意见提出了推进公司股份制改革,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建立国有企业领导人分类分层管理制度,包括实行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企业薪酬的分配制度,而2016年一直被认为是国企改革的发力之年,我知道很多国企都在推出一些新的举措。新兴际华在这个方面,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什么呢? 

刘明忠:我们去年作为央企的董事会试点单位,在国务院国资委的指导下,我们进行了总经理的市场化选聘。这个工作国务院国资委非常重视,也是把握得非常细,在选聘上我们怎样坚持党要管党?党的干部怎么管?从人才池里推荐总经理人选,先由党委来推荐,通过推荐后交给董事会选聘,可以推出两个差额人选,最后确定一个人选,这个人选要经过考试、面谈、考察,其中的考题都是由第三方来出。通过面谈把合适的人用在合适的岗位上,我们选聘的不是考试家,而是实干家。选出这个总经理以后,我们要签订两个合同,一个岗位聘用合同,一个劳动合同。岗位聘用合同,就是你在这个岗位上要完成的目标、任务。劳动合同,就跟广大职工一样。我们要解决能上能下、能增能减、能进能出的问题。今年元月6号,我们也对经理层副职进行了市场化选聘、企业化管理。在上个月的月底对一家二级公司总经理进行了全社会的市场化选聘。我们制定的考核就是你达不到指标的70%,你就得自动免职,你当年任务达到C级要自动免职。如果原来是工程师岗位、高级工程师岗位、会计师岗位、高级会计师岗位,那免职之后就在这个岗位上执行第二方案劳动合同。假如说这个管理岗位你不愿意干,那就可以辞职,从市场上来再回到市场上去,这样就彻底解决了能上能下、能进能出、能增能减的问题。我们的考核办法,有正激励、有逆约束,差别非常大。干不好的,既拿不到薪酬收入,职务也要下来。 

主持人刘洪:您刚才说有约束还有其他正激励,刚才讲的是约束,那正激励呢?比如说他干好了会有特殊的补贴? 

刘明忠:如果三年都干好,我们可以根据你的情况考虑连任的问题。在五年规划,我们也有一套正激励办法。我觉得企业不是所有制的问题,是体制机制的问题。国企完全可以做到民企的灵活性。在制度方面,首先我们现在在提一个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治理结构奠定了基础;第二、市场化选聘,企业化管理;第三、我们在管理上推行内部模拟法人运行机制。车间以上的都按照市场单元,领导要了解两个市场,一个采购市场,一个产品市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我们就按照市场价来看你这个单元是否赚钱。第二个我们是研、产、供、销、运、用联动机制,以市场为导向,以利润为中心,打时间差、品种差,以利润为中心,迅速作出反应。落实两个中心,一个利润中心、一个成本费用中心,这是台塑的经验,我们结合模拟法人运行制度,研、产、供、销、运、用联动机制,来落实到利润中心,管理部门就是成本费用中心,把这些落实到位,真正考核到位,我们建立指标体系、责任体系、跟踪体系、评价体系、考核体系,考核必须是硬考核。不能说经济形势不好,我就没有完成任务,钱还要多拿,在这个位置上还要干。

我们有个企业效益也是不错的,但2014年,他们领导班子的收入降低了一半以上,就是因为没有完成这些指标,我们写在纸上的指标必须落实。我们企业有个特点,不仅学习中央企业的先进经验,也学习民营企业的先进经验、外资企业的经验,来对标同行业的先进者、国内的先进者、国际上的先进者。最终使我们自己成为国际上的领跑者。 

主持人刘洪:近年来新兴际华在走出去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站在当前“十二五”跟“十三五”的交汇点上,能否谈一谈在“十二五”期间,尤其我们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以来,新兴际华在走出去方面都有哪些亮点,未来的“十三五”在走出去方面有怎么样的规划和举措? 

刘明忠:党的五中全会上,习总书记提出来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特别在开放上我们要下工夫,通过开放来激发我们的活力,通过开放来提高我们的竞争力。现在我们已经在九个国家走出去了20个项目,但是这个体量还不大,我们计划在“十三五”要占到总体量1/3以上。一是我们在人员上、产品上、技术上,我们要走出去,把我们的一些先进的技术,我们先进的人才与本土化结合。现在我们球墨铸铁管销往了120多个国家,我们服装、鞋帽出口到五六十个国家。通过在国外设厂了,实现人员的走出去,我们的球墨铸铁管在沙特布局,将来还准备在埃塞俄比亚布局,解决中东、非洲,一些壁垒的问题,把整个产业做大。 

主持人刘洪:在国外您肯定知道,有贸易保护主义,有政治环境的不稳定,还要适应当地特殊的法律法规,包括不同的风土人情等,您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在过去这么多年新兴际华在“走出去”方面碰到过哪些问题,是如何克服和解决的呢? 

刘明忠:刚才你讲到的这些问题,实际上是所有中国企业走出去都会遇到的问题。首先要对这个国家的一些政策、一些法律熟知。第二个要解决本土化的问题。我们球墨铸铁管在国际上是先进的。有一个案例,我们的产品走出去之后遇到当地所设立的贸易壁垒、反倾销,我们聘请当地的律师、法律人来打官司,最后我们花了五六年的时间,终于胜诉。我们的产品首先在品质上要好,要符合国际的标准,有了这方面的底气之后才能在当地立足。现在我们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的倡议非常好,但是各个企业也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找一条适合本企业的发展之路。

我们现在在印尼要建一个镍铁项目,我们也在不断地摸索,同时还要为当地老百姓办实事。就是总书记讲的共享发展,你发展了,当地的老百姓也要得到实惠,这样你才能长久。总书记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不仅对国内,而且对企业走出国外也指明了方向,只要这么坚持下去,我觉得我们中国企业,通过自身加强学习,提高素质,就能真正实现国际化。我们很多企业就能在国际上成为领跑者。 

(责编:李楠桦、杜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