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中国央企新闻网--权威发布中央企业,国资委,地方国企最新消息

北京地铁外商贩遭收保护费 专家称或涉及利益输送

2015年05月20日08:46    来源:央视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北京地铁外商贩遭收保护费 专家称或涉及利益输送

  视频:新闻1+1:地铁站外隐秘江湖 谁在收保护费 来源:中央电视台

  ——地铁站外,谁在收“保护费”?

  (节目导视)

  解说:

  记者卧底扮游商,引不明身份人员暴力威胁交保护费。每月500元到每月5000元的保护费,是“江湖”规矩而非政府规定。有突击战,有密集打击,但混乱不堪的地铁站外环境,为何就是没能得到有效治理?

  《新闻1+1》今日关注:地铁站外,谁的地盘?谁做主?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节目一开始首先我们先来看两张照片,这两张照片反应的场景全是在北京5号线的最北端,天通苑北站附近出现的这种情况。我们来看第一张照片。这一位其实是一个记者,咱们姑且叫他做调查的,或者叫在卧底摆摊。骑着摩托车的这个人正在向他收保护费。我们再来看第二张照片。这一位,这个黄色背心上面有警察的字样,戴着墨镜的这位男子,正向这位也是卧底摆摊做调查的记者要收保护费。然后没向其它的摊位去收,因为记者没交。看到这样情景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会感到意外,这是什么年头的事了?这就是最近的事。北京《新京报》的记者做了半个月相关的调查,就在天通苑北站的地铁附近发现了这种收保护费的状况。这个事情一报道出来之后,昌平的区委区政府就非常重视,今天就开始了整治,今天下午我们的记者专门去进行了采访。

  解说:

  昨天,《新京报》的这篇名为《地铁站外的隐秘“江湖”》的报道,引起媒体广泛转载。今天,我们的记者来到被形容为“隐秘江湖”的地铁天通北苑北站;原本聚集在此的黑车都不见了踪影,周边道路也设置了交通管制的牌子;地铁B出口站外的广场上,没有了摆摊的商贩,取而代之的是二十多名保安。不到一米就有一个保安把守,围绕着地铁前的整个广场。

  北京市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保安队队长 于建华:

  我们这边一共是28个人,在这边维持整顿现在北站的秩序,上午一班,下午一班。交通的人有的时候也过来。

  解说:

  地铁站前广场,就是治安岗亭和城管治安工作室,而在报道刊出之前,站前的这片小广场一直是热闹的景象,烤串、烤面筋、卖水,这样的游商随处可见。

  于建华:

  就是后面有的时候有10来个摊,它形成好像是那种气侯性的。城管来了一抄了,他基本上走了,我有的时候下班了以后,人不可能说天天24小时上班,他就是抽那个空余时间过来摆。

  解说:

  如今,地铁站前的广场已经没有了游商,但是离地铁站只有一米远的“小吃一条街”,这里聚集着多个商家。每个月交两千多元,就可以顺利经营。今天,这里仍在照常营业,商户统一着装,红色的帽子、白色的厨师服;面对记者的问题,答案也都如出一辙。

  商户A:

  我昨天刚来的。

  商户B:

  我也刚来,不清楚。

  商户C:

  真不知道,对不起。我刚来。

  解说:

  面对镜头,有的商户甚至直接选择默默走开;此外,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天通苑北街道办副主任刘飞承认“小吃一条街”不具备经营资质,没有在街道办审批备案,根据市民需求自发形成,街道办的态度是默许其存在;但是,今天负责站前保安工作的队长,却给出了另外的答案。

  于建华:

  公交占那边是属于北七家的地,但是现在属于天北协助管理,但是那里面的市场一个是小市场,我们没有权力去管理。

  解说:

  顺着这条小吃街往北走三五分钟,就是存在于此的另一个游商聚集地“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一条数百米厂、宽约六米的小巷,按照往常,下午四点,游商已经开始准备开始一天的经营。这条不到十米的街道,却有了不成文的“江湖规矩”:交了保护费,游贩才能正常摆摊;交了经营费,无照也能正常经营。了解情况的居民,谈到此事都会面色凝重。

  商户:

  头两次只是说先比较硬的一点口气跟你说,最后变成骂,最后你要再不听有可能会动手。我没有见过动手,但是我见过砸灯泡。

  记者:

  砸灯泡?什么时候砸的?

  商户:

  就是上个月,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反正我听他口音是东北人,你要说光论面孔的话,可能20个面孔的都有。

  白岩松:

  在昨天看了第一篇报道之后,我有很多个“没想到”。第一个“没想到”,这是2015年吗?我觉得这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第二个“没想到”,这是北京天通苑这块吗?因为天通苑原来是一个远郊区,但是现在是人流这种高密集的地区,每小时流动的人次达到1万4千人。第三个“没想到”,居然还不是一天两天了,持续一段时间了,光记者卧底就已经有了半个月的时间。第四个“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敢穿着写着警察字样的背心,估计不是警察吧。第五个“没想到”的是,居然收钱的人还在记者卧底过程中了解到他们居然有办公地点,这个办公地点又是谁向他们提供的?当然这个“没想到”还可以列举很多。但是今天的这个《新京报》报道的时候我特别注意到一定,因此当我们的记者去采访的时候很多的摊贩都不愿意张嘴了,我也很理解。因为今天《新京报》的报道是在昨天的第一篇报道之后记者又去采访的时候发现,也有治安或者说保安已经开始打招呼,包括也有特勤,或者说你们把这个都整理干净,马上要治理了,要来人了,等等。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这篇报道出来之后,相干的部门非常的重视,可能很快就会开始进行治理了,因此他们有这种心理准备。

  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个地区。这个地区就是北京的地铁5号线一直向北的最北的一站,在天通苑北站,刚才我已经说了人群非常的密集。那么围绕着,我们注意它地铁站口外的广场,这是广场一个点,小吃一条街是另外一个点,还有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那么据记者的报道,卧底的时候他们收钱的时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先看第一个东三旗,收钱方是陈哥、小飞等等,每个摊位保护费每天30块,一个月是500。小吃一条街,到这儿了,小吃一条街收钱方是“市场办公室”,铺面需支付2200-5000的管理费。第三个就是这个地铁口外的广场,收钱方是“市场办公室”,边缘地带2000每个月,中间位置5000每个月。这钱可不少。而且还很有信心一收一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那这回假如被打掉的话,钱找谁去退?都是今后我们接下来会继续观察的。

  接下来要连线一下今天下午我们去前方采访的记者邢舟。邢舟,您好。

  本台记者 邢舟:

  您好,岩松。

  白岩松:

  到了那儿,因为你在去之前的时候,当然这两组报道你都看得很多了,但是到了那儿之后跟报道中间的感觉,你觉得变化体现在哪些方面?

  记者:

  第一个让我吃惊的就是,在这个地铁天通苑站北口出来之后前面有一个小广场,今天没有一个摊贩,取而代之每隔一米的距离就会有一个保安保守,而且这个小广场也不算小,所有保安会把这个广场全部围起来。

  第二个让我感觉比较诧异的,就是在站前往前被称作“小吃一条街”的地方,之前有媒体说过这里已经停业了,也就1/4的摊户在营业。但是今天再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个“小吃一条街”每一家商户都在营业,而且每一个商铺前都整理的非常干净,玻璃也擦得很亮,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五环外的街边小吃聚集点,每个商户都穿着同样的衣服,红帽子还有白色的厨师服,刚才短片中已经呈现过,如果在这个看来这些衣服很新,当问到这里每个人管理费多少,摊位多少钱,来经营多久的时候,都有统一的答案就是刚来不久,不清楚,我是在给老板打工,这些问题我都不懂。然后表情看起来也是很谨慎,很自然。等我走了之后他们也会跟出来,但是在回去问他们问题的时候,又低着头默默的走开。

  白岩松:

  不排除人家的确是新来的,这两天新来的,这另说了,需要下一步的调查了。但是我相信可能说到这个时候大家最关心的是收保护费的是谁,他们在你采访中是否有相关的消息,是否具有某种黑社会的这种背景,当然最后一个问题是很难界定的。

  记者:

  您提到这个收保护费其实有两个地方,第一个是叫“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的地方,根据当地居民来说,这个地方原来摆摊那些红棚子,今天已经有城管、警察等联合部门已经都拆掉了,我去的时候连棚子都没有了,所以这些摊贩本来应该在4点多出来准备的,但是今天到5点多为止一直都没有摊贩的影子。而且收保护费的就是当地一个东北籍的人,大家都叫他陈哥,但是好几天已经没有出现过了。

  另一个就是您所说的站前的还有“小吃一条街”,其实我今天也已经注意到了它所谓的一个叫做“市场办公室”的地方,但去了之后它并没有挂任何“市场办公室”的牌子,挂的牌子上面却写的是“火车站售票处”,当我去敲门的时候空无一人,当我接近要拍摄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些人的阻拦,甚至我不能断定,但是这个街上那个小广场上一直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在游荡,就一直围着这个小屋子在游荡,但我去问他是干什么的时候,就避而不谈。但是始终不能,我不敢肯定他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但是我也不能否认他们是不是跟这个工作是有一定关系的。

  白岩松:

  非常感谢邢舟。辛苦了,7点多钟才回来带给我们的报道。另外我得给观众朋友解释一下,刚才邢舟所说的这个市场所谓的办公室是在媒体《新京报》的报道当中,是当初收保护费的这个人领他们去这个地方办公的时候,然后进了屋之后还会立刻去把写有“警察”字眼这样一个背心去脱掉,他们怎么会有这样一种办公地点呢?这个警察是真的警察吗?如果不是真的警察,他穿这样的服装又涉及到违法违规或者相关的情况。当然接下来昌平的区位区政府已经非常重视,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进行相关的管理,估计相关的信息明后天可能会越来越多呈现在大家面前,尤其是不是具有某种黑社会性质的收保护费的这种方式。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件事。

  解说:

  在《新京报》一名记者假扮成小商贩,卧底北京地铁天通苑北近半个月的时间后,写出的一篇名为《地铁站外的隐秘“江湖”》报道,将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摊贩云集、乱象丛生的现象呈现在了公众面前,也引发了舆论的强烈关注。

  记者的采访,主要涉及到地铁天通苑北附近的三个地点。其中在“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的小巷内,平日里的夜晚,这条道路的两旁会被各类商贩们的摊位占满。根据新京报记者的采访,自从去年10月起,这里的摊贩会遇到不明身份的人来向他们收取“保护费”,如果不交,那商贩的摊位就会遭到打砸,而记者也采访到了曾经因为不交“保护费”而被殴殴打的商贩。

  市民:

  我看他们收钱,然后到卖面筋那个女的那找她要钱,骂人家,拍人车,说你要不给钱,你信不信我明天弄死你?反正我看着那人鼻子、嘴都流血了。

  解说:

  而根据《新京报》记者的卧底调查,也曾在这天巷子里两次遇到了操东北口音的人向记者要钱,并表示:“整条巷子都是他的‘地盘’,巷子里的棚子都是他搭建的,‘所有人必须交钱,你要摆必须租棚,每月500,也可以按天,每天30。不摆赶紧滚,我也得给人家交钱。’”而记者一旦拒绝交钱,不但会遭到辱骂还会被威胁殴打。

  而在记者采访的另外两个地点,分别是地铁天通苑北站外的广场和旁边的小吃一条街,则同样存在着“要想摆摊,就必须交钱”的情况,只不过,这笔钱不是交给什么“黑社会”,而是交给地铁站周围的所谓的“市场办公室”,而这个办公室既不属于街道办管,也不属于城管执法队管。

  记者:

  您这属于物业公司是吗?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我们不是物业公司,是一个公司。

  记者:

  等于您是承包下来,然后负责管理这一片卫生,或者是条件梳理的。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就是工作人员,我知道这都是我们建的。

  记者:

  交通枢纽还是可以摆摊是吗?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反正原来都是在外边摆,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也是后到来的,就是在这管理。

  记者:

  交您的管理费多少钱?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就是两千多块钱。

  记者:

  一个月是吧?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对。

  解说:

  今天,随着《新京报》的报道刊出,事发地区域的相关管理部门开始了整顿行动。其中北京昌平区警方已对收“保护费”等可能存在的涉黑问题介入调查;天通苑北街道城管执法队也已经开始了清理整顿;而对于“市场办公室”收费问题,天通苑北街道办表示并不知情,但对于小吃一条街的存在,天通苑北街道办态度是默许其存在。

  今天下午,本台记者分别致电了天通苑北街道办、天通苑北街道城管执法队了解商贩管理的相关情况,但都遭到了拒绝。而在北京昌平区政府昨天发布的新闻通稿中表示:昌平区将展开核实调查、解决问题、探索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三方面工作。然而,这份通告依然不能解答今天众多媒体的质疑。任由违法分子在眼皮底下胡作非为,又是谁给了这些不法分子嚣张的底气?

(责编:李楠桦、王静)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