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摇着打”到“走着打”改革开放30年“话”变迁

2008年12月02日09: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图为北京Ⅴ号卫星通信地球总站。北京通信电信博物馆提供
图为北京Ⅴ号卫星通信地球总站。北京通信电信博物馆提供
    
    ·访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手机让生活五彩缤纷
    ·中国移动移动通信惠及“三州”乡亲

  身处快速发展的时代,道别变得频繁和寻常。30年前,父母亲朋、恋人对远行者的叮咛是“一定要写信来”;上世纪90年代后,离别的嘱托变成“常打电话”。如今,书信、电话、短信、电邮、MSN、QQ总有一款适合离者抒发别情,道声平安。这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通信变迁。而从“摇把子”电话、电报、寻呼机到“大哥大”的全身而退,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惜别?只是,移动电话及互联网等通信手段的出现,使变迁融入传承,让消失成就永恒,告别也没有了遗憾。

  通信业是基础性、先导性产业,有国民经济和社会的神经系统之称,其敏锐的触觉和传导功能,使其成为聚焦变革的最佳视角。30年来,通信的发展对整个社会宏观面目的改变深刻久远,对百姓生活的浸润和记录鲜活温暖。

  行业记忆

  改革开放30年,中国通信业的发展有几个节点。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博士将其定义为瓶颈期、发展期、变革期。曾教授说:“改革开放以来,通信产业调整产业结构,把普通消费者的需求作为基本服务对象,从而使整个产业呈现勃勃生机。”

  1978—1985年 灰色记忆

  1978年,全国电话普及率仅为0.38% ,不及世界水平的1/10。

  每200人拥有电话不到1部,比美国整整落后75年。

  80年代初,外国投资者到马鞍山钢铁公司谈投资项目,只愿意住在南京,因为当时该公司只有7条电话线路可用。该市一位副市长感慨地说:“当年,我们出门从来不敢掏名片,因为人家的电话都是七八位数了,我们的只有五位!为此我们失掉了多少投资啊!”

  一叶知秋。何止马鞍山,全国各城市皆如此,广大的农村百姓更不知电话为何物。那时,北京至乌鲁木齐的长途电话,接通率不足3%,全国长途电话有50%接不通。在北京,到电报大楼打电话的人甚至带上午饭排队。国际通信更加落后,有些外国投资者甚至坐飞机到香港去进行国际联络。他们称中国是没有电话的国家 。

  经济已驶入快车道,通信产业的瓶颈制约更加显著,成为国民经济中的薄弱环节。

  曾剑秋教授打了个比方:电话瓶颈问题就像改革开放前的餐饮业,一方面人们没钱“下馆子”,另一方面想“下馆子”的人吃饭难。这种情况下,通信产业的市场化程度极低,电话往往同特权、奢侈性消费联系在一起,尚没有进入日常消费领域。而一方面是通信业的垄断经营,另一方面是体制上的产品经济模式和国家贫穷落后现况,因此,开放通信市场无从谈起。

  1985—1994年 红色记忆

  1985年以来,中国通信产业的增长速度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

  从1989年至1999年,年增长达到43% 。

  1992年,中国的电话用户已达到1000万,1998年增长到了1亿。

  除了固定电话之外,街头公话,无线寻呼(BP机),移动通信“大哥大”、互联网通信逐渐出现。

  1990年前后的三四年间,百姓积蓄已久的通信需求火山式爆发。谈及缘由,原北京网通新闻发言人李立涛先生说,生产力被释放出来,人们对信息渴求、对沟通渴望,最典型的是农村。当时农民根据当地特点总结出各自的生意经,诸如想致富先种树、想致富先养猪等等,后来发现,即使“种”了“养”了,运不出去也富不了,于是“要想富先修路”成为新民谣。再后来老百姓又发现,光有路还不行,因为他们要把产品介绍给需要的人,于是与外界进行信息沟通的愿望强烈,“要想富先通电话再修路”的口号叫响。

  爆增的通信需求让电信人难以招架。装机难,难到什么程度?原北京市话局赵局长告诉记者,那时候,一张原本免费的电话装机申请表,在黑市上竟卖到80元。

  如今30岁往上的人,对从楼上飞降下来的黑色皮线也许还有记忆,那是不得已而抢架的临时线路。它们密如织网,通信职工称之为“皮线墙”,戏言即使有人从楼上摔下来也不会丧命。通信部门已竭尽所能,怎奈设备落后,资金匮乏。

  1990年,国家对初装费作出明确规定,即原则上按收回建设成本收取,标准暂定为3000至5000元。采访中,曾教授特别提到一些人对初装费存有误解,他说:“初装费并非中国自创,在通信网建设初期收取较高初装费,是许多国家的通行做法。而事实上,初装费政策作用巨大,它使我国仅用十几年时间就走完发达国家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与此同时,在收入分配方面,国家对通信部门实行著名的“三个倒一九”政策。产业政策的调整使通信业改变瓶颈地位,成为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发展速度创世界之最。

  这期间,一方面固话用户数量激增,另一方面,站立街头的“黄帽子”公用电话和腰揣BP机 、手持“大哥大”的时尚男女已成城市风景。

  90年代后期,移动电话市场一路高歌猛进,数量呈几何级数递增。到2000年达到8526万户,数量超过寻呼用户。进入21世纪,号码显示、短信功能的出现让手机击中寻呼“命门”。寻呼老矣,手机为王。

  1994—2008年 绿色记忆

  工业和信息化部统计显示,截至2008年10月底,中国电话用户总数超过9.78亿户。手机用户在电话用户总数中所占的比重达到64.1%,与固定电话用户的差距拉大到2.76亿户。

  2007年中国互联网用户规模达1.82亿人,预计2008年将达2.44亿人,网民数量仅次于美国。

  现在,如果被问及“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和最后一件事是什么?”许多人的答案是“开关手机或者开关电脑”。移动电话及互联网参与百姓生活程度可见一斑。

  1994年,中国联通杀入竞争,移动电话山花烂漫。

  1998年,信息产业部成立。电信行业政企分开。

  1999年,中国电信业务分拆。相互竞争、共同发展的格局出现。

  2002年,中国电信南北分拆,进一步打破垄断。

  2008年,新一轮的电信业重组,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分天下。

  李立涛先生告诉记者:“这一时期,互联网通信给通信技术、通信业务带来的变革可谓翻天覆地。而另一方面,通信行业的改革重组一轮轮展开。通信产业处在变革创新时期,企业正努力由传统运营商向综合信息宽带运营商转型。整个产业呈现生动活泼局面。”

  消费者乐享其成。各种优惠、各式套餐花样迭出,价格产品极大丰富。

  有学者说,产业链、产业网皆不足以概括通信产业现状,通信产业是一个产业生态系统,因为没人知道这里会生长出什么,也无法预料生长出来的“东西”又会带来什么。

  当记者问及手机的变化趋势时,曾剑秋教授说:“现在的手机只能叫移动电话,它还只能实现人与人的通话。真正意义的手机还应实现人与物、物与物的对话。这种实现不会再用30年了。”

  世界上第一份电报的电文是:上帝创造了何等奇迹!展望中国通信业前景,我们要说:奇迹还会发生。

  
【1】 【2】 

 

(责编:李海霞)
相关专题
· 改革开放三十年
新闻检索: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