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航门”背后维权困局:逐渐扭曲的维权方式

2008年04月25日08:19  来源:新京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4月18日,东航总经理曹建雄语气沉重,表示正开会,不便受访。

  在此前发表的《告全体员工书》中,他说,“返航事件”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公司的诚信受到空前挑战。

  1500多名旅客利益受损,飞行员的职业操守被质疑;东航航线被压缩,企业形象严重受损———这是“返航门”带来的“三输”结局。

  因其高昂的维权成本,“返航门”正在被多角度地梳理———一个群体的维权行为,为何演变为如此极端的方式?

  长期积蓄的“不平”

  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截止征税申报日的当天,集体返航事件爆发

  “损害旅客利益是不对的,但他们(飞行员)也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刘伟(化名)说。

  刘伟,东航飞行教员,近20年驾龄。他称,飞行员利益受到损害且长期得不到解决。

  据刘伟介绍,云南航空被合并到东航前,员工工资国内领先,福利待遇很好。合并后,以地面人员为例,月工资从一万多降至六七千,许多原有福利也被取消。此外,员工住房补贴也一直被拖欠,这使云南分公司员工深感不平。

  记者在采访中获得了一封题为“东航云南分公司员工心声”的信,写道:“东航领导:……据可靠消息,东航其他分公司以不同形式发放给未曾分到福利房的每位员工住房补贴,而我们公司却迟迟没有任何消息……”

  此外,令飞行员感到不平的,还有小时费问题,“在所有航空公司中,只有东航云南分公司跟机无小时费、正常返航或备降无小时费。”

  刘伟认为,长期积蓄的情绪,被提高个税的导火索点燃。

  一名不愿具名的东航领导说,飞行属特殊高风险行业,各地地税征收标准都有优惠,“主要看公司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好坏”。他说,2006年,云南地税局提高了云南分公司空勤人员飞行小时费征税标准,原来8%被提高到20%~30%。今年,税务部门要求飞行员按新交税标准,将2007全年的欠税补上,截止申报时间为今年3月31日。这意味着每个机长要补缴六七万元。而此时,上海同行的纳税标准是5%。

  在征税申报截止日(3月31日)当天,集体返航事件爆发。

  刘伟说,在提高个税这根导火索的背后,是矛盾长期积蓄,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解决。

  内部工会不被认同

  一位郑姓副驾驶说:“我三番五次上门找领导都没有用,打电话能管用吗?”

  东航总部一名不愿具名的领导称,员工反映问题有很多通道。东航宣传部长李江也说,公司口号是“一切为了飞行服务”。不过,在刘伟看来,所有诉求通道都不被信任。

  2006年,东航工会开通了“员工信箱”,该“信箱”负责人对记者说,去年一年收集到信件几十封。记者在这些意见的登记册中看到,返航事件“导火索”之一的住房补贴拖欠问题,也在其中。对此,该负责人说:“工会能力也很有限。”

  2007年2月开通的“SOS热线”,被东航视作创造性的沟通渠道。其负责人、东航集团党组工作部副部长杨洁说,目前共收到各类求助、咨询、建议700多条,回复率100%,解答率为87.6%。

  不过,在一些员工看来,SOS热线处理的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真正关系到员工切身权益的事,打热线也没用。东航上海飞行部一位郑姓副驾驶说:“我三番五次上门找领导都没有用,打电话能管用吗?”

  “我们的口号是‘有困难,找工会’,只要他们向工会反映,我们都尽力解决。”东航上海飞行部工会主席沈才庚说。针对飞行员此前反映的诸多问题,他认为,“那是发展中的问题,要发展中解决,工会不可能把不合理的诉求一下子解决。”

  而刘伟说,东航一位工会领导的“三段论”在公司内声名远播:“你们的问题我们知道了,我们会向上反映的,我们会给你们满意的答复”。“然后就是石沉大海”。

  东航一位中层领导说,不对工会寄予厚望,“我们的工会和国外不一样,人家是替飞行员说话。我们的工会主席现在都进入领导班子了,要顾大局。”

  逐渐扭曲的维权方式

  刘伟认为,集体返航“就像民工要跳楼讨薪一样,这样影响面大,公司受到的压力也大,改变就可能更大一些”

  东航内部人士透露,云南分公司十几个员工曾就住房补贴拖欠问题,多次联名反映而无果。从2007年开始,这些员工直接找到东航总部工会反映,仍无果。对此感到失望,他们开始寻求新的维权通道。

  此前,国内发生过多起飞行员集体请假事件。云南飞行员决定效仿,在2007年“十一”国庆黄金周期间“集体请假”。此间,有人开始在网上发帖,组织飞行员集体请病假,并私下传播和组织。但是,这一“预谋”很快被云南分公司高层发现并瓦解掉。

  当飞行小时费征税标准被提高,员工向领导反映又未获解决时,他们再一次开始思考维权方式。最终,发生了集体返航事件。对于这一方式,刘伟的评价是:“就像民工要跳楼讨薪一样,这样影响面大,公司受到的压力也大,改变就可能更大一些”。

  东航一位机长说,组织集体返航很容易,“飞机上都有秘密无线电频道,大家心照不宣。前面说天气不好,后面跟着就呼啦啦飞回来了”。这位机长还说:“机长在飞机上的通话存在QAR(飞行数据快速存取记录器)里,很容易抹掉”。

  集体返航事件发生后,4月1日,东航总部、云南分公司高层领导与50多名飞行员座谈,对于小时费问题,在场领导当场同意调整。随后,云南分公司的飞行人员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大致为:2月份小时费有关手续已由公司财务部审核完毕,将在近日内发放。

  至于税收问题,云南税务部门也同意延期一个月,并表示将联合组成调研组到外地调研,慎重研究后再作决定。

  不过,在刘伟看来,这些结果,是“迟到”的反应,“一些并不算严重的问题,因为缺少制度性的反映通道,被捂盖之下发酵,最终酿成大祸。”

(责编:唐旭)
相关专题
· 专题八(运输、物流)(13)
新闻检索: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