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藏宝图:最爱什么艺术品 为何大手笔--中国央企新闻网--权威发布中央企业,国资委,地方国企最新消息--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企业藏宝图:最爱什么艺术品 为何大手笔

2012年02月07日14:24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2010年11月17日,2010年嘉德公司的秋季拍卖会预展日。 记者 肖翊I摄



  企业最爱什么艺术品?

  超级大手笔图什么?

  高换手率意味着什么?

  和股市一样,艺术品市场的每一波高潮都会吸引来一大批“新人”的加入。如果说2007、2008年那一轮高峰卷入的更多是个人收藏者,那么2010、2011年这一轮进场的则更多是企业和机构。

  与个人藏家们相比,企业和机构收藏者的资金更为雄厚、目的性更加明确、操作手法也更为金融化。套用股市中的经典描述,中国艺术品市场似乎正在从“散户市”演变为“机构市”。

  在传统的藏家们看来,前一轮高峰中来自于新富阶层的新买家们犹如“野蛮人”一般闯入了他们原本优雅的棋局,悄然改变了其间的游戏规则而令他们倍感不适;而现在,当实业家、资本家、基金经理、私募合伙人成为拍卖场上的主力军,这里或许已经不再是老藏家们的游戏场。

  “企业对艺术品的购买最终会形成一个‘企业艺术市场’,这个市场也将遵循商业中‘金钱决定一切’(Money talks)的逻辑,于是,艺术品也将日益被有钱购买它们的个人或群体所重新塑造。”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企业纷纷介入艺术品市场使得企业收藏渐成气候,诸如摩根大通银行的收藏理念直接导致了当代艺术板块的崛起和成为主流。于是,美国著名社会学家约翰·霍尔(John R. Hall)如是描述这一趋势给艺术品市场带来的变化。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规模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赶英超美”,中国企业们也正在以“摩根大通”和“MoMA”为榜样,一路狂奔……

  “鸠占鹊巢”

  “由于艺术品的价格持续飙升,传统藏家或者单一收藏者的实力已经不足以涉足精品市场。”

  2011年5月22日晚,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的夜场拍卖,因为看好的拍品顺序靠前,北京藏家郭广明早早赶来,在靠前的位置坐下。

  此次夜场集合了32件最为顶尖的古代及近现代书画精品,估价均在千万甚至亿元级别,所以要参与竞投,需要交纳几百万的保证金(如拍下拍品不付款,则保证金不予退还)办理特殊号牌方可参与。

  最终郭广明未能如愿,“没有几口价就已经超过我的预期上限,有人志在必得,再抢无益。”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但是,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离开,因为他想看看当晚最为重量级的拍品——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会拍出什么价儿。“我听说有几家都想要。”他说,应该有好戏可看。

  终于,《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8800万元起拍,第一口价就被一个买家直接喊到了1亿。场上叫价的人不少,坐在郭广明不远处的一位穿着时髦的年轻姑娘也加入了战局,郭广明瞄了一眼,并不是“熟脸儿”,“应该只是竞标方的代表。”他说。

  当价格飙升至3亿元之后,出价的只剩下那位年轻姑娘和一位电话委托的神秘买家,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用相机、手机对准场内的那位姑娘,姑娘倒是气定神闲,但嘉德的副总裁寇勤已经不得不亲自组织人员将其“保护”起来以令拍卖得以继续。最终,在那位姑娘给出3.7亿元的叫价后,拍卖师一声槌响,全场掌声雷鸣。

  加上15%的佣金,这幅作品创造了4.255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这不仅创下了齐白石作品拍卖的新纪录,也把中国近现代书画的最高价从1亿多一下子拉到了4亿多。这幅作品也成为仅次于去年以4.3亿元成交的《砥柱铭》的拍品,全球第二高价的中国艺术品。

  “有几个大藏家都在投,但是这个价太高了,他们不太可能以这个价收。”郭广明说,“应该是企业或者基金买的,不过还是太高了,可能有别的目的和原因吧。”已经浸淫收藏圈十几年的郭广明也有些想不明白了,“不过现在市场上能有这个手笔的买家就那么几个,很快就会有答案的。”

  果然,之后一则市场传言出现:这幅“大老鹰”的真正身份或是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电广传媒”,000917.SZ)。“电广传媒、新疆广汇等几家公司最近一两年在艺术品市场上手笔很大,是最具代表性的新生力量。”郭广明说。

  《中国经济周刊》试图向电广传媒方面求证传言的虚实,但只得到“不作任何评论”的回复。

  “这是公开的秘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因为有人质疑画作真伪和是否存在国有资产流失,所以电广传媒还一度不想付款,事情在圈里闹得沸沸扬扬。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一直想搞文交所,把这幅画份额化上市交易,因此价格再高也无所谓,越高越好,关注的人更多。但是谁知道,国务院的38号文出台,文交所的份额化交易被叫停了。”

  记者查阅电广传媒公布的2011年上半年报发现,其艺术品营业收入3039.30万元,营业利润为2279.30万元,毛利率达74.99%,占主营业务收入的2.57%;其经营性艺术品账面余额超过5.46亿元,去年同期该余额为3.11亿元,同比增长75%。

  财报中称:“公司自2006年起开始筹划并逐步运作艺术品投资业务,以中国近现代大师的作品为投资重点,通过正规途径(主要是拍卖市场)收藏了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李可染、黄宾虹、谢稚柳、林风眠、张大千、吴昌硕、靳尚谊等中国近现代名家160多件艺术精品。”

  另外,在2010年,电广传媒还注册成立北京中艺达晨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专门从事艺术品投资管理。由其发起设立的雅汇艺术品投资基金,规模超过3.06亿元,是国内现有最大的有限合伙制艺术品基金,现已进入封闭运行状态。另外,还有一只预计总规模将达到5亿多元基金正在筹备,预计募集金额达5000万美元的美元基金也在筹建中。

  而像电广传媒这样涉足艺术品投资的上市公司并非孤例,根据Wind资讯的相关统计,目前已有弘业股份(600128.SH)、东方金钰(600086.SH)、张江高科(600895.SH)、法拉电子(600563.SH)等多家上市公司直接或间接从事了艺术品投资。

  “由于艺术品的价格连续多年大幅上扬,投资和收藏艺术品所需要的资金量越来越大,传统藏家或者单一收藏者的实力已经不足以涉足精品市场,所以艺术品市场投资收藏企业化、机构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郭广明表示,尽管有些许“鸠占鹊巢”的落寞感,但是他已经不得不承认,像他这样的“散户”日子很不好过。

  “机构市”涟漪

  “随着企业收藏快速发展,未来艺术品市场上,顶级艺术品的价格会越来越高,中低端艺术品的价位反而会较为平稳。”

  在2007年前后的那一轮艺术品热潮中,有非官方的估计称,整个艺术品市场有40%的成交额是来自企业的购买行为,而在2010、2011年这一轮热潮中,业界普遍估计这个比例可能达到七成、甚至八成。

  “大部分高价拍品的买家都是企业或者基金,虽然个人买家从数量上还占绝大多数,但是从成交额比重来说,这个估计是差不多的。”一位拍卖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扩大企业知名度?塑造企业形象?提升企业文化?公益慈善行为?广告公关行为?抵御通胀?另类投资?拓展文化产业?合理避税?

  以上这些,都是刺激企业进军艺术品市场和大量购买收藏品的动机。

  而目前,国内涉足企业收藏比较多的行业有金融业、高端房地产公司、高档酒店和服务业、投资公司、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等。企业涉足艺术品“收藏”的目的不可能像个人收藏那样“我就是喜欢”这么简单,所以企业“玩”收藏的方式也与个人藏家有很大的不同,他们的资金量大、资源丰富,操作手法也更为资本化和专业化。

  企业“玩”收藏通常的思路有两种:一种是一举购入一批目前还没有名气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很少的钱就可以买很大的量。然后帮这些艺术家办画展、出画册、做作品研究……以帮助他们成长,当然其作品价值也会随之大幅提升。于重要的代表作都在自己手上,或藏或放游刃有余,且可获得“推动艺术前进”的美名,哪怕是“十个里面只出来了一个”,总的“收益”也将相当可观。当然这需要企业拥有一个有相当专业水准的团队才能慧眼识英才,并能够助力艺术家持续成长。

  另外一种就要简单许多:购买艺术品市场里的“硬通货”,即成熟艺术家最顶尖的、最被市场认可的作品,即使价格再高,风险也总是小的。较之第一种,企业不必储备一个有一定规模的专家团队,而且长期和短期持有都可以,若需要可随时套现。

  上述两种尚属正途。垄断坐庄、制造概念、板块轮动、指数曲线……这些从股市“舶来”的技法也已经被熟练地运用到艺术品市场中。“很多企业进入艺术品市场,不免带着浓重的资本市场的习气。”郭广明说,“艺术品在他们眼中和股票、房子没有什么区别。”

  “艺术品市场的机构化首先反映在资金规模化后在市场上占据了明显优势,动辄千万级的竞拍出价已经将个人购买行为迅速地边缘化。”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负责人关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其次是在操作目标和操作手段上的变化。由于机构收藏的体系化目标和投资基金以投资收益为目的的精确化选择,往往会表现出短期的波动性和高换手率。”

  关予认为,自2009年下半年开始,艺术品市场开始呈现出明显的股市特点:比如板块轮动,红色经典、清三代官窑瓷器、宫廷艺术品……如同股市的题材一样,被轮番热炒;再比如“优品拉动劣品”现象明显,即一件高价格的藏品一旦出现,就会带来其他藏品价格上涨。如一件徐悲鸿的天价油画,会拉动整个徐悲鸿板块。一件宋徽宗的字画拍出天价,其他作品都会水涨船高。

  除了定价权和话语权向企业和机构收藏者转移之外,企业的大量入场也使得艺术品市场——这个原先的小圈子,变得与整个宏观经济紧密相连。过去藏家的资金往往只是用于收藏,而现在企业也包括企业家们投入艺术市场的资金往往有两个来源:一是企业在以前积累起来的闲置资金;二是企业不断产生的“现金流”。

  这样的来源在很大程度上最终决定企业的收藏行为和艺术市场的发展态势。如当股市和楼市陷入低迷的时候,艺术品市场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当货币政策收紧、投资氛围转冷的时候,艺术品市场也会跟着哆哆嗦嗦。

  “这几年企业收藏在中国发展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却是非常混乱的。”北京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表示,“艺术在市场有两个价值:文化价值与商业价值,文化价值由艺术品本身决定,商业价值则要遵循商业规律和供求关系,但是两者应该有一种平衡的关系。企业和机构应该促进这种平衡关系,而不是加剧这种不平衡。”

  “国外的艺术品市场主要是由庞大的中产阶级支撑的,但是中国几乎没有这一阶层。”匡时拍卖总经理董国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随着收藏群体的进一步扩大,特别是企业收藏快速发展,未来艺术品市场两极分化的特征将更加明显:顶级艺术品的价格会越来越高,中低端艺术品的价位反而会较为平稳。”

  中国会有MoMA吗?

  “我们市场还处于一种诚信和审美缺失的状态,赝品泛滥、炒作盛行,很多真正想收藏的企业不愿意也不敢轻易介入。”

  企业收藏在世界范围内有上百年历史。

  “很多著名的博物馆以前都是企业收藏,后来转为社会公有。过去的50年中,西方对文化艺术支持、赞助贡献最大的不是政府,不是博物馆,也不是私人收藏,而是企业!”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表示,“但客观而言,企业收藏在中国还是一个全新的概念。2000年以来,中国的企业艺术品收藏进入了一个快速增长的周期,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

  “目前在中国,有时候企业家收藏还是企业收藏的界限往往不那么明显。”中央美术学院特聘教授、艺术品市场专家龚继遂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认为这是国内的企业收藏刚刚起步,发展迅速但成熟度还非常低的表现。

  “但实际上,企业收藏与企业家收藏是两种大不相同的收藏行为。”他说。企业家可以完全凭个人爱好,随心而为;但是企业往往需要与企业战略、企业文化、品牌形象等结合起来,进行“有主题、有系统”的收藏。

  “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企业收藏都是个人爱好和集体智慧的结合。目前,国内企业收藏的示范机构也不多,只有保利、泰康、万达等少数几家。”龚继遂说。

  龚继遂认为,企业收藏的发展一般要经历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企业负责人的个人收藏爱好形成规模后变成企业的永久收藏行为;第二阶段是企业收藏与企业开展的主营业务方向进行某种关联,比如国外很多知名企业都有关注自己的品牌历史和文化,更有许多与之相关的收藏;第三阶段就是发挥企业收藏的社会功能,借助企业收藏推动整个社会艺术产业和教育的发展。

  “现在购买艺术品的企业确实很多,但大多是以投资为目的的,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企业收藏。”泰康艺术收藏部门负责人、泰康空间艺术总监唐昕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尽管在国外企业收藏的比例非常大,大大小小的企业都会有这样的意识,但是我们起步比较晚,虽然发展不慢,但差距还是巨大的。”

  大连万达集团企业文化负责人、玥宝斋的主人、著名收藏家郭庆祥则更是悲观,“相当长时间内,中国的企业收藏很难发展起来。”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艺术品市场要想达到国外的企业参与程度很难,因为我们市场还处于一种诚信和审美缺失的状态,赝品泛滥、炒作盛行,很多真正想收藏的企业不愿意也不敢轻易介入,除非是投资客和投机者。”

  唐昕认为,尽管中国式企业收藏的起步有些混乱、发展有些野蛮,但是这还是一件好事情。“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的艺术仅仅局限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但是艺术要发展一定要社会化,否则很难有生命力。但是,社会化的口号圈子里喊了很多年都没有成功,可现在因为市场的原因,商业一下子就使得艺术开始社会化了,不管怎样,艺术在今天被社会各界所关注了。”她说。

  “现在,很多企业和机构进入艺术品市场,不管是收藏、投资,还是利用艺术做任何事情,都是在客观上促进了国内艺术的发展。现在进场的这些企业最后肯定会有一些沉淀下来变成严肃的机构收藏者,这些机构收藏者会在艺术品市场里发挥巨大的作用,可以让这个市场相对趋于成熟和稳定。”

  唐昕说:“而且长期来看,企业收藏达到一定阶段、有了一定积累之后,会希望做一个美术馆,不管这个美术馆是否隶属于企业,它都会成为公共性和社会性的机构,必然带来社会的共享和交流,这对整个社会都是有益的。”

  唐昕说她不知道中国会不会出现“MoMA”和“古根海姆”这样从企业收藏发展而来的私人美术馆,“但这至少是我们的目标。”
【1】 【2】 【3】 【4】 【5】 【6】 

 
(责任编辑:赵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央企热点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