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資國企集聚養老產業“力上加力”

2019年09月16日08:29  來源: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國資國企集聚養老產業“力上加力”

走進位於上海市長寧區茅台路上的萬宏頤養敬老院,裡面歌聲、笑聲不斷,一派溫馨祥和的景象。據悉,萬宏頤養敬老院的“前身”是長寧區屬企業萬宏工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托兒所。隨著國企轉型、教育體制改革,過去的教員“變身”為養老工作人員,托兒所則“轉型”為敬老院。與此同時,萬宏集團近年還與上海社會福利行業協會建立戰略合作關系,開設“上海市養老服務行業協會分教學點”,著力培養養老行業人才。

萬宏集團只是一個縮影。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不斷加深,我國的養老需求持續增長。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國資國企進入養老產業,在履行社會責任的同時,以市場化、專業化的手段打造可供復制的示范化樣本,帶動產業健康發展。

9月6日至8日舉行的杭州市第七屆老年生活博覽會吸引了眾多老年人。記者 韓傳號 攝

“未備先老” 養老產業面臨新時期新需求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有近2.5億,首次超過0至15歲的人口數量。其中65周歲及以上人口有1.6億,佔總人口的11.9%。

一般認為,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佔人口總數達到10%,即意味著進入老齡化社會。上海是全國最早進入人口老齡化的城市之一。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副主任秦淨日前表示,預計到2020年,上海60歲以上戶籍老年人口將達530余萬,老齡化程度達到36%。

然而,在巨大的養老需求面前,我國卻面臨著未富先老、未備先老的問題,一方面是養老的“家底”不夠厚實﹔另一方面,正如全國老齡辦黨組成員、中國老齡協會副會長吳玉韶指出的,我國老齡化趨勢不可阻擋,而養老服務體系滯后於養老服務需求,可謂“未備先老”。

專家指出,總體而言,目前我國養老產業還處於粗放發展階段,尚屬“勞動密集型”。與此同時,養老產業服務較為單一、區域資源不均衡等問題也長期存在。

“郊區的養老院沒人願意去,市區離家近的養老院住不下”成為當下不少城市的現狀。多位受訪人士均認為,目前中國的養老產業處於結構性失衡的狀態。部分高端養老院呈現供給過剩、空置率過高的現象,但能夠提供高性價比服務的中端養老機構“一床難求”。

與此同時,吳玉韶指出,當下我國的養老需求已經從“生活必需型”向“享受型、參與型、發展型”轉變,但這一過程中,無論是老人本身,還是社會其他群體,對養老的認識都不夠。一提到養老,大眾的第一反應就是臥病在床、需要人照看,但實際上,隨著社會的進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老人除了有身體健康方面的養老需求,更有精神文化生活方面的需求。

“老人是對老年一無所知的孩子”,如今,米蘭·昆德拉這句話已經成為養老產業引用頻率最高的“金句”之一。如何基於新時期的新需求,為他們提供更加豐富多彩的生活,避免熱播劇《老有所依》中一些老人空虛、無助的狀態,是當下養老產業需要重點解決的問題。

在成都一家養老公寓,醫護人員在與老人聊天。張可凡 攝

國資入場 引導帶動養老產業回歸理性

如潮的“銀發經濟”催生了大批入場者,近年來,包括國有資本、民營資本甚至外資等都紛紛涌入養老產業。

記者調查發現,民營資本、外資進軍養老產業多聚焦高端養老領域。如復星集團和美國峰堡集團於2012年合資成立“星堡”,不僅能夠提供專業的醫療服務,而且特聘高級營養師與廚師。

但由於養老產業兼具周期長、回報慢、利潤低和產業鏈長等特點,社會資本一擁而上,往往會因無法快速盈利而難以為繼,造成了社會資源的浪費和一些不理性現象。

一位養老基金投資人士與記者分享他的觀察:“2018年上半年正值‘風口’,北京一個小型民營養老機構招‘一把手’的市場價起薪即月薪3萬元,等到當年下半年很快回落到月薪1萬多元。”

近年來,包括國投集團、華潤集團、首鋼集團、上海實業集團、綠地集團、光明集團等央企和地方國企相繼入局養老產業。

如綠地集團專門成立全資子公司綠地康養產業集團。在綠地康養總經理吳靜看來,綠地可以依托品牌優勢和在地產行業的積累,為用戶提供更加差異化的產品。據悉,綠地康養開創了“動康養”和“靜頤養”兩大產品主線,分別以康養酒店和綠地國際康養城為載體,旨在滿足“醫、養、游、娛、學”等多方面的需求。

包括光大集團在內的多家企業則與地方政府成立投資基金,以多類型的金融方式擴充資金實力,投向養老產業。

“國資國企發力健康養老產業,既是責任使然,也是優勢所在,還是發展之需。”上海國有資本運營研究院院長羅新宇指出,隨著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的持續深化,國資國企正不斷加快功能轉型和布局優化,進入養老產業既有利於發揮國有資本在該領域的引導帶動作用,也可以分享行業大發展的蛋糕。

在河北一家康養中心,醫護人員協助老人進行康復訓練。記者 朱旭東 攝

“定海神針” 讓養老服務“看得見、摸得著、用得起”

新時期,國資國企進軍養老產業能有哪些新方向、新作為?業內人士認為,國資國企可以充分發揮資金優勢、品牌優勢、物業資源優勢,在改善養老產業結構性失衡、探索市場化經營之路等方面下功夫。

——聚焦結構性失衡 引領高質量發展

上海養老產業研究中心首席專家、原上海市老齡科學研究中心主任殷志剛指出,我國的養老產業,不僅要“有”更要“優”,國資國企應當以“優”為聚焦,致力於為老百姓提供優質、高性價比的養老服務。

“目前部分地方的高端養老社區已呈‘溢出’狀態,但中心城區的中端養老服務處於稀缺狀態。”殷志剛指出,以上海為例,從總量上看上海的養老床位基本能夠滿足老齡人口的入住需求,但“有針對性的、個性化的、能夠提供多層次服務”的養老機構數量仍不足,需要加強。

萬宏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祝華認為,所謂養老事業,歸根結底還是要落到對“人”的關注上去。具體到國企辦養老,則更應該“做實事”,而不應一味“貪大求華麗”。記者了解到,目前萬宏集團旗下共有12家敬老院,床位數量近1300張,數量不多,但入住的老人們對敬老院的評價普遍為“溫馨、歡樂”,敬老院整體以“小而美”為特色。

——探索“市場化”運作之路

養老服務行業投入大、回報周期長,在履行社會責任的同時,國企辦養老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備受各方關注。近年來國資國企還積極通過成立產業基金和發行債券等金融方式,積極探索“市場化”經營之路。

今年初,華僑控股集團與藍城房產建設管理集團設立“頤養產業投資基金”,在養老地產、頤養社區、鄉村建設等領域展開合作。業內人士指出,此類探索不僅有助於國資國企完成功能轉型和布局優化,也有助於鄉村振興戰略的落地實施。

此外,近年來上海積極推行“嵌入式養老”。業內人士認為,隨著養老產業發展,國企探索提供“15分鐘居家養老服務圈”,將有助於打造“輕量化”產品服務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改善養老產業經營狀況。

——推動區域融合 建立標准化示范樣本

當下,“異地養老”成為長三角區域內新的趨勢。不少上海老人選擇空氣清新、環境優美的蘇浙皖鄉村為養老地。

據南京金陵飯店副總經理華艷介紹,目前金陵飯店在盱眙天泉湖打造的養老、旅居產業,吸引了大量周邊區域的客戶。

日前,由上海國有資本運營研究院倡議發起的“長三角國資養老產業發展聯盟”揭牌成立。啟動儀式上,多位聯盟成員單位均表示,國資國企在促進長三角區域人文融合、打通多地養老資源不均衡等方面,大有可為。業內人士指出,“長三角可以探索建立起一套適用於本區域的標准化、高品質的養老產業發展模式,未來推向全國。”

殷志剛指出,老齡化社會給我國養老服務帶來了巨大挑戰,這不僅是消費升級背景下服務供給的問題,也是整個社會轉型期所必須解決的社會治理問題。“如果國資國企能夠在其中發揮應有優勢,為老百姓提供真正‘看得見、摸得著、用得起’的優質服務,將極大提升公共服務部門的社會信譽,在老百姓群體起到‘定海神針’的作用。”(何欣榮 胡潔菲/上海報道)

(責編:王醒、杜燕飛)

熱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