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網電價提價潮蔓延至華東地區 安徽將率先上調--中國央企新聞網--權威發布中央企業,國資委,地方國企最新消息--人民網
人民網

上網電價提價潮蔓延至華東地區 安徽將率先上調

2011年05月19日09:08    來源:東方網     手機看新聞

  能源大省安徽將率先上調

  安徽是華東地區重要的電力輸出省。然而今年還未入夏,安徽已出現用電緊張的狀況。

  “安徽的上網電價在華東地區一直是最低的,所以安徽的火電對生產成本漲價的承受能力也很低。”

  東方網5月19日消息:據《東方早報》報道,消息人士昨日向早報記者透露,上調上網電價已擴至華東地區──首個上調的省份將是之前該地區上網電價最低的安徽。而自4月份以來,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已上調了包括山西、河南等在內的十余個中西部省份的上網電價。

  目前尚不知安徽上網電價此次上調幅度多大,以及具體上調時間。早報記者向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下稱電監會)新聞信息中心工作人員驗証時,對方表示未接到相關的通知,也未聽說安徽省提價的傳聞。

  安徽是華東地區的能源大省,擁有華東地區最為豐富的煤炭資源,也是華東地區重要的電力輸出省。然而今年還未入夏,安徽已經出現用電緊張的狀況。從5月9日起,該省電力公司發布了全省有序用電黃色預警,並預計今年夏天安徽可能出現250萬千瓦以上的電力供需缺口。

  中投顧問能源行業研究員任浩寧認為,目前通脹壓力較大,大面積提高電價會加劇物價上漲並影響經濟運行的穩定,因此,短期內,終端電價上調是小概率事件,以免對工業生產、居民用電帶來成本負擔。這也意味著電力企業利潤空間的增加將由電網企業承擔。

  不過任浩寧預計,若能源供應的增長速度與經濟發展不匹配,供需矛盾之下,終端零售電價上調或將是未來市場發展的必然趨勢。

  去年前11月火電普虧

  電監會在年初曾發布報告稱,2010年以來,由於電煤價格持續大幅攀升,華東地區部分燃煤企業虧損加劇,資產負債率普遍較高,資金周轉困難,庫存煤量不足,隨時面臨待煤停機的風險。

  電監會報告顯示,2010年1至11月,“安徽省統計電廠單位發電利潤為-16.95元/千度, 較上年同期下降了250%。安徽6家發電集團23個火電廠,虧損面達96%。”這意味著安徽省火電已經進入了全行業虧損的窘境,發電越多,虧損也越嚴重。

  煤炭價格高漲是當地火電企業虧損的主要原因。在2010年前10個月,安徽發電企業標煤單價高達935元/噸,漲幅達17%,居華東地區前列。今年前4個月的相關數據尚未公開發布。不過具有標杆意義的環渤海動力煤價格顯示,入春以來,該價格已9周連漲,從3月16日到5月18日又上漲了接近10%。

  在火電虧損的背景下,安徽省內的用電狀況呈現緊張態勢。安徽省電力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2011年安徽計劃新增發電機組較少,電力供需形勢嚴峻,全省統調總裝機容量為2022萬千瓦,扣除風電、自備及供熱機組不可發容量、部分火電及水電機組不能滿容量發電,以及450萬千瓦火電機組迎峰度夏前計劃檢修等因素,加之非計劃檢修兩台30萬千瓦機組,安徽省實際可調發電容量僅約為1450萬千瓦。

  “由於安徽的火電企業日子不是很好過,因此五大發電企業在安徽新建火電機組的意願也很低。為了把裝機量提上去,實在沒辦法了,他們才會投。”一位資深電力從業人員向早報記者分析,“如果五大集團完全以經營考慮問題,不會在該地區投資。”

  這使得華東地區煤炭大省安徽現在居然開始向華東地區的其他省份購電。5月8日,安徽省電力公司還從福建外購了30萬千瓦電力彌補安徽晚高峰電力短缺。

  “上調”曾遭當地政府反對

  據一位知情人士稱,原本在4月國家發改委上調山西等地上網電價的時候,相關部門曾建議同時上調安徽上網電價,但是由於安徽當地政府的反對而被擱置。

  “現在還做火電的基本是五大發電集團,它們是央企,稅收主要是交給中央財政。”上述知情人士稱,“因此央企虧損與否對當地政府的財稅收入影響不大。”

  而安徽當地的用電企業大多並非央企,稅收將主要惠及當地。由於上網電價上調后,按照慣例,間隔或長或短,終端電價也會相應地提高,以維持電網的利潤空間。因此上調的成本早晚會轉嫁到當地的用電企業,給生產帶來負擔,而這是當地政府不願意看到的。上述知情人士如是分析稱。

  於是上調上網電價被一拖再拖,直至5月份連安徽省都開始出現用電緊張的情況,當地才啟動有序用電預案,以確保對高危客戶、重要用戶和居民生活的安全可靠供電。

  這顯然是個兩難之局。

  興業証券在最新發布的報告中稱,電荒延續,將嚴重制約工業生產。就全國范圍而言,4月份在經濟增長“三駕馬”(投資、消費、出口)正常的情況下,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低於預期,顯示拉閘限電的沖擊已有反應﹔同時,由於民生和重工業大項目的用電獲得優先保障,預計受拉閘限電沖擊較大的將是生活資料生產商,從而導致通脹預期出現反復,價格反彈壓力很大。

  計劃趕不上變化

  安徽的火電企業之所以在整個華東地區虧損最為嚴重,不僅僅是煤價的問題,還有著歷史原因。

  “安徽的上網電價在華東地區一直是最低的,所以安徽的火電對生產成本漲價的承受能力也很低。”一位電力監管人員向早報記者表示。

  至於為何安徽的火電上網電價較低,一位資深電力從業者解釋稱,“各地的上網標杆電價是按照企業發電5500小時的成本基礎來核定的。安徽本來就是華東的能源大省,電煤儲量大,那裡的電廠不少是坑口電廠,運費可以省很多,於是核算下來的成本比較低。”

  上述人士坦言,“但是沒想到現在環境已經發生改變了,居然出現本地的煤企不情願賣煤給本地的電廠。它們決定把煤賣到外面去,因為外省的煤價高。煤炭市場化了,有了市場,周邊的浙江、江蘇上網電價高,承受能力比較強,願意出更高的價格買安徽的煤。”

  業內人士稱,一個火電電廠,在當初設計的時候,基本就確定了它用什麼煤種,煤源地是哪。到底是水路運,鐵路運,還是坑口電廠,這些基本是確定的。而且電廠在做可行性研究的時候,就會跟煤炭企業以及鐵路簽訂協議了,“隻有這些都搞定了,才能批下來。”

  “比如皖電東送的機組,它當時在規劃的時候,來煤是怎樣的,煤大概是多少價錢,基本都是想好的。但事實上,真正的運營和當年的設計是有偏差的。”上述人士表示。

  一位知情人士稱,“現在安徽基本上就是三家大型煤炭企業,很牛。安徽交通不便,運力有限,火電企業在用煤上隻能採用當地的煤,沒有什麼選擇余地。雖然發電企業遭受了以次充好、虧卡虧噸、不按約履行重點煤電合同,也隻能忍著,訴訟無門。因為,如果和煤炭企業的關系鬧僵了,以后日子會更不好過。”

  既然形勢已經改變,那麼適當上調安徽地區的火電上網標杆價格,也是相當合理的。

  事實上,在今年年初,華東電監局便已發布研究報告《火電企業經營虧損應引起高度重視》,呼吁密切關注新形勢下煤電之間存在的問題。

  該報告指出,“一些煤炭企業受利益驅動,採取減少重點合同煤兌現、降低煤質、虧卡虧噸等方式變相提高電煤價格。與2002年相比,安徽省的電煤熱值下降了1290大卡/千克……2010年前三季度僅大唐安徽分公司就因虧卡虧噸引起損失高達7000萬元,該損失無法向煤炭供應商理賠,否則將影響煤炭供應。”

  一位知情人士指出,“當地主要的煤炭企業雖然是國企,但主要是地方的國企。而五大發電集團是央企。”
(責任編輯:趙爽)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央企熱點
  • 精彩博客